为什么《权力的游戏》的片头设计了2年?

andland2018-05-14 09:34:24



在夜王复活的龙韦塞利昂幽蓝的火焰下,绝境长城冰消瓦解,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剧终,要再度看到那熟悉的片头恐怕要两年后了。在这里,不如来聊聊这陪伴多年的90秒片头,和它背后的设计故事



老粉们当然早已知道,《权游》每集开头的地图会随剧情有不同的变化及侧重,它展开的是一幅冰火世界的全图。如此一个恢弘的奇幻故事,它在权谋、鲜血、厮杀、龙焰、烟尘、冰雪、异鬼、诅咒等等的元素之下,必须予人足够丰富的细节庞大的设定来获得真实感与代入感;就如不可撼动的《指环王》系列,中土大陆因托尔金深入到语言的设定体系而令人着迷。

 

《权力的游戏》作为《冰与火之歌》的剧版,90秒的片头可说是一个惊喜,制作团队Elastic创意总监Angus Wall和他的25人制作团队为此倾注心血,塞入了足够的细节、足够咀嚼的设定与考究的考据。


为什么是地图?

 

一开始讨论的脚本创意,是从一只乌鸦的视角俯瞰维斯特洛大陆,即从君临城往北飞到临冬城,但是很快这个创意受到了质疑。原因是观众很可能误以为三眼乌鸦是重要的角色,无法领悟到故事背后宏大的七大家族背景。

 

于是创意团队想到了地图,地图能够把观众更直观地带入紧凑的剧情中,还可以从空间上提示故事的背景和信息。在开始的时候,这些还很简单的,没有动画效果,都是扁平化的草图。

 

地图设计概念图


细节决定成败


仅仅有乔治 R. R. 马丁画的维斯特洛手绘地图是不够的,创意团队又开始了思维的头脑风暴。最终他们达成了意见,他们认为,设计的最终目标是造出动起来像真实世界的地图。这一意见是突破性的,也是冒险的。HBO及主创人员们虽然同意了,可给不了太多时间。


达芬奇设计手稿

 

创意团队想到了达芬奇,这位文艺复兴时期最擅长把玩科学实验的艺术家画了很多机械设计图纸,他们找到了其中的手稿,从中他们受到了造型创意的启发,开始画建筑大概的样子,然后在CG板上做模型。


临冬城设计概念图

 

他们思考的是,如何让这些模型生动而复杂,看起来质朴又接近真实。《权力的游戏》如果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肯定不能和当代的建筑风格和材料一致,所以他们想到可以运用木头、金属、皮革和布这些手工造的东西打造历史的肌理感。

 

鹰巢城设计图从草图到渲染后的效果

 

动态的设计,精益求精


在创意团队的构想中,维斯特洛大陆所在的世界是在一个球体里,它的光源是太阳而一旦视角动起来,必须要有一个轨道;设想中,这个轨道的运动将讲述维斯特洛大陆的历史,然后他们就想到了用七大家族的家徽(即七种动物)来进行标识。


家族徽章机械设计

 

同时,他们不希望让观众感觉是CG效果,于是使用了有运动控制系统的摄影机来拍摄。接着,他们开始在电脑上预览维斯特洛世界的模样,然后策划各部分的出场顺序。


制作人Greg Spence说:

各部分的出场顺序、相机镜头如何移动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它传达了这个故事发生的广阔空间,有助于唤醒观众剧情的演绎。


值得注意的是,对应剧情的发展,每一季地图中出现的地点都不同。第七季的片头就删掉了布拉佛斯和弥林,而将旧镇和东海望加入了其中。

 

绝境长城设计图从模型到渲染后的效果

 

有了终极版的概念图后,模型制造师们的工作成为了重点。他们需要迅速制作模型,并丰满所有的细节,例如空气中要有飘散的烟雾,齿轮要设计其固定的运动规则。


从模型完善到电脑预览来回经历反复的修改,再调整镜头的构图......由于主题曲的长度有限,最终裁剪的视频只有90秒的时间。随着剧情的发展,地图中会出现新的地点,就是我们看到的震撼人心的片头了——

 



围绕着太阳不停地运动的星盘上,维斯特洛大陆各国城邦在地图上显现,从君临的红堡到临冬城的神木林……

 

正如创意总监Angus Wall所说,他们不只把自己当成一个设计师,也把自己当成一个导演和电影制作人......如此精美的片头不知粉了多少权迷,甚至已经成为一支心中不可替代的曲子了。而且,片头的精良也给正剧加分不少,每一年《权力的游戏》所掀起的追剧热潮,开始的90秒真的是功不可没。


最后,让我们期待该剧第八季的开播吧

先请班扬叔叔为我们收几个尸鬼的人头




andland现征集原创投稿

一经发布将获得现金奖励

现在就燃烧你的小宇宙吧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