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即将诞生一部惊人的定格动画电影,而幕后更加惊人!

wuhu动画人空间2018-11-13 09:03:15

这一期,wuhu君准备了一期超级猛料专题,主题是台湾即将诞生一部惊人的定格动画电影!



这部定格动画电影叫做《精工小子》,是不是很好奇啦?


开始介绍前,我们来看一个短片了解一下本期嘉宾——吕文忠





吕文忠


吕文忠个人作品有《蕃茄酱》、《神秘的钢琴》、《马戏团团长》和《鞋子》,并获 2009台北电影节「最佳动画短片」奖金20万,2007台湾国际动画影展「台湾动画金奖」奖金20万,2010英国独立制片影展 「最佳动画影片」,以及2006年美国学生奥斯卡金像奖决赛名单。


2008年于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毕业后,他持续投入于动画创作。毕业后不久,即在几个大片厂,参与《机械鸡Robot Chicken 》、《阿海大冒险 FlapJack 》、《爱吃鬼巧达 Chowder 》 等动画影集的制作。 


2009年回国后继投入台湾动画产业及筹备台湾第一部偶动画长片,本案已获工业局资策会数位内容学院补助计画, 以及在网络众筹到了100万元,广受好评



让吕文忠给大众熟知的作品当属他屡获殊荣的动画短片《番茄酱》了,我们先来一起看看:





昏暗、潮湿、闷热的小作坊内,面色苍白的工作人员正将满满一桶番茄倒入锅中,经过数道工序,做好的番茄酱缓缓灌入瓶中。


偏远荒凉的小山村,干涸的大地上布满白骨,死气沉沉。村庄一隅,小女孩和她的妈妈正在地里采摘番茄,她们推着小车来到回收工厂,但是负责人根本无视母女俩带来的青色的番茄,粗暴地将她们赶走。回家的途中,小女孩在树下遇见一个憔悴羸弱的旅者。他为旅者取来水,对方为了报答她,送给她番茄种子,并给她以忠告。 


  不久,番茄发芽,小女孩发现,鲜血似乎能让番茄更加茁壮成长,可是她和家人必须付出更多的鲜血……




那么,我们进入这一期的wuhu专访环节




台湾动画人吕文忠


wuhu专访第150期




wuhu君:吕老师好,欢迎您来wuhu动画人空间,看了您个人的介绍短片特别感动,也深知您为了创作动画经历了好多困难,而在这些困难面前是越挫越勇,在动画之路上还是一往无前,特别佩服您,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动画之路吗?

 


吕文忠:大家好,很荣幸能够来到Wuhu动画空间跟大家分享,我从小就是在农村长大,农村生活非常的清苦,平时上完课放假的时候,我们就要去田里帮忙拔草,或者是跟着爸爸妈妈在田野做事在农村的生活基本上是这样,我爸爸种菜或是种稻子,我妈妈就骑著脚踏车到市场里叫卖,把菜卖掉维持家里生计所以小时候几乎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都是在田里面玩耍,所以我对田里有很多的情感,有着特别深的体会,也因为这些儿时的印象影响了我日后的一些作品。   

 

吕文忠小时候


从小我就喜欢画画不爱念书,爸爸曾经教我用一条线把鸟画出来,而且这个线条又不会间断,那时候印象非常深刻,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子,触动我心里那种画画的欲望。再加上可能是我小时候家境非常的清寒,很多东西都是我爸爸妈妈用周边的东西做起来的,比如说我常常会看到我爸爸用一些竹子,做篓子、畚箕,或是一些农用的东西,所以就有很深的体验,也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东西来玩,满足没有玩具(奢侈品)的时代。


小时候就喜欢看日本的动画,后来随著年纪增长,有一次朋友极力推荐我看「风中奇缘」这部电影。


《风中奇缘》


看完之后我就感觉到动画跟表演跟我之前所看过的很不一样,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会踏入动画电影这个块,因为那时的我还是停留在日本卡通,对美国的动画并不是很有研究。


高中毕业后,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进入了唱片圈,做了一些美术设计,后来又辗转到了影视圈,做一些多媒体的东西,做了几年发现遇到了瓶颈期,觉得应该要继续往上发展,可能也是觉得自己英文水平不好,所以我就到了美国休士顿姐姐的家开始学英文,就这样开启了人生的另一条道路。


直到后来决定去加州艺术学院念动画,才开始了解到迪士尼的动画跟日本卡通在细腻度的不同,更尤其看完「泰山」之后,整个人対迪士尼动画改观以及崇拜!


泰山


进入加州艺术学院后,老师也不吝啬的教导我们动画各方面的知识,我还记得一年级的课表排的超满的,周一至周五从早上8点半上到晚上10点每天都在学动画相关知识,周末还会有迪士尼、皮克斯或梦工厂的人来演讲,每天生活接触的人事物都围绕在动画上,天天吸收大量的动画方面的知识,所以我觉得我的动画之路是从加州艺术学院开始的




wuhu君:看到您进入加州艺术学院后,您的第一部动画作品是《鞋子》,是与您小时候的故事作为灵感,当时创作完这部作品对您有什么影响?

 



「鞋子」是我在进入迪士尼学校的第一年的作品,刚开始其实是有另一个故事想把它做成动画,但因为故事太长就放弃,因为学校有规定,第一年只能做90秒的影片,不能有対话内容,突然间我就有「鞋子」为概念的故事产生

 

小时候家裡非常的贫穷,记忆非常深刻小时候爸爸带我去买鞋、看了很久,我都不是很喜欢,其实我很清楚我要什么鞋子,因为那时候就是很流行adidas的鞋子,可是adidas鞋子非常的昂贵,我又不好意思跟爸爸说想要买,只能买一些一般的鞋子。


因为我小时候跑步也常常拿到前几名,所以我就想到这样的创意,做一个反讽,其实破鞋子也可以…只要你的能力够好,你可以跑到终点,你可以跑得比别人快,那时只是想把心里的感触创作出来。


很幸运这部影片,在我一年级的时候就入围了学生奥斯卡金像奖入围名单,对我来讲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很难忘的经验,也是把小时候的记忆展现出来在大家的面前,算对自己的回忆做一个纪录。



 

wuhu君:可以再和我们聊聊《马戏团团长》和《神秘的钢琴》的创作背景吗?


 

《马戏团团长》


长按二维码观看


吕文忠:「马戏团团长」是我在进入加州艺术学院的时候,就已经有的故事,这部片子刚好经历我妈妈车祸过逝,然后影片裡面刚好有一个小孩子自杀,所以那时候心很争扎很痛苦,因为片子12分钟长,加上失去母亲的伤痛无法平覆,所以整个心灵上是乱的,我们都知道做动画非常的慢,就觉得自己没办法把这作品呈现的很好,我想是因为一年级的作品「鞋子」好像做得成绩还不错,然后野心突然变大,其实我那时候才学动画一年,却一下子接著做12分钟长的影片,以当时的能力来说是超出我所能的。(现在想想很后悔!)按理说我们在学校是规定每一年交出一部作品,所以我在三年级的时候,应该要有第三部影片完成了,于是我在「马戏团团长」做完的第三个月就把「神秘钢琴」也把他拍完了!

 


《神秘钢琴》


长按二维码观看


那时候为什么会做「神秘钢琴」这样的故事呢?其实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因为我做「马戏团团长」心灵被压抑了太久,很想把它爆发出来,故事其实来自于我在网路上买了二手镜头,然后收到货品却是有瑕疵的,再加上我访问一位会弹琴的朋友,他告诉我,小时候他觉得钢琴非常非常的巨大令他害怕,而且他在钢琴裡面还发现有女人的照片,那时候他跟我提了这个事情,我的脑海裡就出现很多画面,所以我就把这个两个事件给他放在一起,就产生了「神秘钢琴」这部影片。

 

影片拍完后我放给一些小朋友看,小朋友还吓哭了呢!其实我并不是有意要去吓唬他们的,我也万万没想到我的影片会造成观众情绪如此激烈的反应,那时我就觉得说,从事动画创作真的非常的魅力呀!!



 

wuhu君:《番茄酱》的故事看完之后感觉非常发人深省啊,这个揠苗助长却遭来恶果报应,结局来的太深刻了,可以请问一下吕老师这个故事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 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下想要创作这部作品的?

 


蕃茄酱


吕文忠:做「蕃茄酱」这部影片的时候刚好是我大四准备要毕业了,由于我的前面三部影片都做2D手绘动画,当时动画圈一个很大的事件,在2007~2008年的时候,迪士尼停止做2D手绘动画,因为皮克斯3D的动画电影都非常的卖座,所以我们在学生时代就刚好面临到动画界的转型,我们在学的也很恐慌,因为外面的电影都已经在做电脑动画,我们却还是在学习一些手绘的动画,就觉得有点跟不上时代的感觉,学校当然也是在转换,他们就让我们多学习一些Maya的课程,看我们能不能做一些电脑的动画的作品出来。


但转型做电脑动画需要是时间,可是我们一年要做出一部作品,我们又是那种非常传统的手绘动画学校,所以大家都还是想要做手绘的,而且......我要毕业了!

 

我知道我如果再做手绘动画,可能会找不到工作,所以就会想说要另寻出路。加州艺术学院有一个很好的教育模式,就是说,只要是学校所有的课程,你都可以去学,包括音乐、舞蹈、戏剧、表演、只是你有兴趣都可以去修,所以我在二三年级时,我就预料到这件事情,我就去学习服装设计的课,去了解服装的历史,而后我也去学习一些实拍电影的课程,比如如何打灯光啊、如何去冲片啊,直到第四年的时候,我就鼓起勇气去拿了我们实验动画他们偶动画的课程。

 

那时候帮提姆波顿做 Vincent 这部影片的老师裘多(Stephen Chiodo他也还在加州艺术学院,我就去找了这位老师,我跟他讲说,有一个「蕃茄酱」的故事,我的分镜都画好了,我想做成偶动画,可是我从来没有做过,想让裘多老师帮我,没想到老师立马就答应了我


吕文忠和老师裘多(Stephen Chiodo)


就这样我就一对一的跟着这位老师的课,当我有一些技术的问题时,比如说我要翻模,我要做很多的骷髅头,他就教我。我在裘多老师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加上和周围同学的交流学习以及自己的揣摩,「蕃茄酱」这部作品就创作出来了!


故事的灵感是来自于…我在笔记本随便画了一棵树,树上面有几颗头,前面站了一个小朋友,当时面临到要毕业了,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青涩的番茄,要寻找一个能够接受自己的买家,很像自己要毕业的心境,所以就把它融入到这个故事里面。





左右滑动,观看《番茄酱》设定



后来故事遇到了老人,老人告诉他这个种子可以长出又大又红的蕃茄,可是那个大红蕃茄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因为我们也听到很多老前辈,他们在讲述他们以前在以前某大动画公司,不受到尊重、怎么被欺压,所以就有感而发,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不一定只有走某一条路才是对的,人生有很多道路,当这条路走不通时,你可以尝试走另一条路,也是希望能够给大家一点启示,人生不是那么绝对的,有些东西或许可以换一个角度,你人生会走得更快乐,这部影片就是这样有感而发做出来的


 

wuhu君:您之前几部作品都是采用手绘动画的方式,为什么在《番茄酱》这部动画作品中采取了偶动画的方式?这部作品给您最深刻的印象有哪些?

 

吕文忠:之前有提到整个动画圈的转型,从2D变成3D电脑动画,我们在学期间刚好面临这个时空交织,然后看到迪士尼公司把所有2D的动画桌都卖掉,我们学生其实也非常沮丧,自己也必须从新的定位走向。


我当时就在想,那偶动画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出路,因为电脑动画其实就是人偶动画!只是它是虚拟的,只是用电脑去操控,像是真实的人偶,那我为什么不回到最初的那种人偶去拍摄呢?也是当时想法很简单,加上我也不喜欢每天坐在电脑桌前,所以我就选择偶动画的呈现方式。

 



当我在操纵那些人偶,看到我的人偶他会掉眼泪,然后他有喜怒哀乐,我自己心里也很激动,因为没想到说自己可以创造一个角色人物,把它做成人偶,看到它哭,自己也跟著哭,我甚至在操弄这些人偶的时候,都还会跟这些人偶讲话,我记得我那时候在操纵这些玩偶的时候,我还不断的告诉他们,我们要加油,我们一定要把这部片子做完,然后带你们环游世界到处去看一看,结果后来我影片做完以后,参加一些国际影展,我还把他带到欧洲去走一趟,真的承诺了当时对这些人偶所讲的话,真的很神奇!


当你在制作人偶、操弄人偶,看到它的喜怒哀乐是完全按照你想要的表现方式去呈现出来,就会觉得非常非常的奇妙,非常的有意思,对你和你的人偶之间就会产生很深的情感,所以,我认为偶动画真的是一个非常有魅力、非常迷人的地方。




wuhu君:看了您之前的几部动画作品,都能感受到一些悬疑感的氛围营造,包括在动画里音乐和音效的使用,而且您都会在表示有神秘事件发生前有黑色蝌蚪元素缠绕,预示有不好事件即将发生,这样的表现手法很特别,吕老师可以和我们展开聊聊您的创作风格和表现手法吗?



 吕文忠:真的非常感谢,很少有人针对我每部影片,产生这样的疑问,这还是第一次,你们很专业,非常感谢Wuhu动画人空间对我的研究。

 

其实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我自己也是尝试在寻找自己的风格,我们周遭的同学每一个人都非常厉害,好多都是在全校或是全州是第一名,大家都在一个学校里,创作的氛围是非常疯狂的,当我在这样的环境的时候,我就会想说我要用什么方法让自己更凸出、更明显,让别人能听到我的声音。


所以在画画的时候,我会固定去纸行买一批几百张的纸,固定几种颜色,喜欢不断的用黑笔,再加几个简单的颜色,就营造出一个自己风格的画作系列。 你一看就知道这是吕文忠画的作品,所以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就慢慢的在培养,让自己的风格更明确、更明显。  

 

在创作这几部影片的时候,从第一年的时候就刚好在学校认识一个做音乐的人,刚开始听他的音乐的时候就觉得他的音乐非常诡异、很特别,我感觉他实验性的音乐风格,可以弥补我的不足,然而我又希望两个东西音乐、影像是能够各自去发挥,但又能够有交集,能够产生不同的火花!当我影片做完,发觉他音乐做出来的样子,我更讶异,因为并不是我所预期的,而是比预期的更好,我就觉得….哇!那种做动画的动力更美妙,觉得更疯狂,然后我就爱上这种创作模式!让别人来帮你把影片带到不同的领域,让他们来为你的作品来加分!

 

也因为是这样,像「神秘钢琴」,有黑色的蝌蚪跑出来,后来又跑回钢琴裡面,我就想说既然塑造一个东西出来,如果在下一部影片有同样的元素继续延续的话,那我的风格就会越来越明确。所以就乐此不疲!你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些元素,我就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放到影片里,而让你们看到的就是内心的「我」

 

 

吕文忠的加州艺术学院生活



wuhu君:有小伙伴会拿您的动画作品和蒂姆伯顿的作品和创作轨迹来作比较,题材上也是比较孤寂,在内容映射也是很深刻的,您怎么看大家的比较呢? 您喜欢蒂姆伯顿吗?

 

 

吕文忠:我喜欢蒂姆.波顿的作品,也因为他是我学长,他老师也是我的老师,他对我当然是有相当程度的影响,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对黑白的人偶或是人物或是衣服,我就特别喜爱,就像我做「番茄酱」这部影片时,你会发觉都是黑白系列的东西,我去买布的时候,明明是跟自己讲说,我要买一个比较有色彩的,但后来看到那些黑白的东西,就很喜欢忍不住把它买回家了。


可是后来我去美国以后我才发觉,有一群人被称之为「哥特式风格」,蒂姆.波顿哥特式风格的老前辈,所以不容置疑,大家一定会拿来做比较,当然蒂姆.波顿先前也有执导一些偶动画作品,也因为如此触动我想要去做偶动画的一些动力,希望那一天我也能做出这麽好的动画作品!即使是双胞胎,一个人看左边一个人看右边,他的人生、他的际遇就会有所不同,所以创造的东西也就会不一样,或许有些类似的地方,可是他们两个是不同的个体,很荣幸,也不意外大家会提出这个问题,蒂姆.波顿是一个标竿,我觉得他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去学习。



 

wuhu君:看到您的每部动画片头都有一个这样的logo,一个小孩踩在海豚上向前遨游,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动画工作室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呢?当时是一个怎么样的环境下(可以分享一些办公环境和团队照片),从动画创作者到工作室的负责人一定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转变,您在创立工作室期间有遇到哪些困难呢?都是如何度过的呢?

 



吕文忠:在申请加州艺术学院之前,我就曾做过一个雕塑,想像自己站在鱼上面向前飞行,我一直很喜欢那个雕塑,所以进了加州艺术学院拍了动画影片后,就把这个logo当成自己公司的注册商标使用,而名字是因为以前在前一个学校打工,每天的工作就是找人名的卷夹,然后把文件放进去,那时候我就在想要为自己取一个笔名,后来就觉得Word Fisher还不错,好像在钓文字,钓灵感,就取了这个Word Fisher 这个名子,这logo就从我在加州艺术学院一年级用到现在。

 

而设立公司是我在2009年回来台湾以后,我记得回来台湾的时候,去别人的公司上班,上班一段时间后发现,那间公司用我的名字挂导演,然后去申请一些政府补助款,我心里就想说,他们可以用我的名字申请补助款,那我为什么不能呢? 


于是我就成立了「飞儿动画」,当时没有启动资金,家里又在盖房子(因为妈妈已经离开人世,回来台湾,住在爸爸的房子,但家人想要土地划分),所以我就用土地贷款盖了房子,也把工作室设在那里,那时候就曾有个梦想,要有一个间电影院,可是后来因为房子盖完,身上已经没有积蓄了,所以也没有能力实现。


直到这一两年,我们有一些股东的进入,股东就觉得说我们动画公司真的需要有一个像样的电影院,所以后来才把电影院弄起来的。

 

所以从2009年回来台湾到现在,已经快十几年了,这几年来走的非常的辛苦,因为碰到很多事,第一是刚回来没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然后房子盖好,又碰到房子又要被政府征收,心里也不知道怎么办,也因为这样子,爸爸就选择自杀,离开人世,做无言的抗议。


所以我在那几年真的走得非常辛苦,心里很挣扎,很失望,父母都相继离开人世间,然后又在做这个动画长片,这漫漫长路的作品,做动画没做完就是没做完,你没办法拿到大萤幕给人家看,所以这几年都是在争扎奋斗,苟延残喘继续生活著,当然会有那种梦想赶快把片子拍完,但最现实资金这部份就很难克服!


 

我依稀记得那时候,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学校敎书也只是兼职工作而已,所以一个月赚不到一万多块台币,真的少的可怜,身上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还好那时候有做一些周边商品,学生买我们的周边商品支持我渡过那一段悲惨的时光。


后来房子盖完出租房间,生活就慢慢的稳定下来,那段时间我也只雇用的起一位动画师,就我们两个人,就多多少少继续做,后来网络众筹,消息曝光,就有一位以前当兵的好朋友看到,那时候我有个想法,因为撑了这么多年,我觉得要继续走下去,就应该把公司的股份分享出去,让资金进来,才有办法把影片继续拍下去,而这位好朋友就成了我生命中的贵人了

 

股东们的加入,这一两年我们就开始慢慢拍我们的电影,目前我们就拍了一个阶段,然后再接下来就是希望能够往内地发展,因为后来看到一些成功的案例,内地票房也不错,所以我们就想说,我们的电影一定到内地来发展才有机会,预计这段时间就开始慢慢的在内地寻找一些资金还有人才,希望能赶快把片子拍出来,当然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寻求内地一些动画公司的合作,因为一部动画片真的不是我一个人能把它做起来,真的需要靠大家的力量,所以,如果大家对这部片子有兴趣的话,也很欢迎主动跟我们联系,我们真的希望能够网罗大家的力量,志同道合一起把片子拍出来,这也是我们的愿望。

 

 《精工小子》剧照

 

 

wuhu君:《精工小子》应该是《番茄酱》之后打算要创作的电影吧,而且从目前的花絮来看,制作的很细腻了,是台湾第一部偶动画电影吧,我看到2009年您就有这个打算了,而且在网络众筹也获得了100万的资助,要开始做动画电影还真的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您一开始是一个人开始做的吧,是什么样的动力,让您这些年一直在坚持的?可以和我们说说这些年您都经历了哪些困难吗?

 

 

吕文忠:「精工小子」是我在做完「番茄酱」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那时候已经毕业了,就想提案给迪士尼公司,我提了几个方案,后来他们就一直在修修改改,最后改成不是我原初想要做的故事。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和另外一个同学想了一个故事题材,我就在犹豫还要不要拿去给迪士尼公司看,可是有可能还会遇到同样的问题,于是我决定将想法留给自己。


直到后来2009年后就成立公司以后,我们就拿了一些政府的补助款,做了一些前期工作,这个案子才开始动了起来......

 


由于房子被征收的事情,闹出很大的新闻,也因为如此网路众筹平台就找上我,说你要不要来众筹看看,或许可以帮助你做电影梦这件事情,后来我们就成功的在网路上集资筹到了100万台币。

 

所以这几年就是这样一点一滴慢慢的把他做起来,有时候会觉得很惭愧,我做了这么久还没做出来,很多人也是常常在问说,你到底做了怎么样啦,其实外面他们不知道我们动画人的辛酸,我们是每秒每格在做,我们也会碰到没资金的问题,还有房贷的生活压力,总是要想办法每个月要挣点钱,要能够付房贷,同样的要继续拍动画,我觉得真的是非常无助。

 

像我有一度员工薪水都快要付不出来,就是想办法撑下去,想办法找钱,寻求不同的资源进来,后来因为真得有遇到贵人,投入了一些资金,所以这两年就拍得比较多内容出来,作品就比较有进度。所以说,成立一家公司容易,但要生存把片子拍出来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常常在烦恼资金的问题,因为资金不足把影片拍完,眼看资金就要用完了,员工薪水,影片要怎么继续拍下去呢?这些真的很令身为艺术家的我烦恼呀!我们生下来就是喜欢做创作的人,但现在要我找资金⋯⋯真是要我的命呀!




wuhu君:我了解到《精工小子》的人物设计还有《通灵男孩》的角色设计师Heidi Smith来参与设计,您当时是怎么邀请到他的呢?

 


吕文忠:「精工小子」大部分角色人物都是我自己设计的,其中有一个角色人物是Heidi Smith帮我们设计的,Heidi是我在学校的同班同学,我们一起上了很多课,我俩常常上课的时候就在笔记本上乱画,他常常就会讲我画的东西怎麽样,很变态什么的⋯,我也笑她很变态!


其实她是一个非常有天份的创作者,我跟她也非常的要好,她在做完「通灵男孩」之后,就跟导演去了皮克斯那边,后来案子好像开发的不是很理想,所以她就有一段期间没有了工作,所以就想找她一起来参与,大家一起来玩玩比较有趣。

 


从左到右:Tim Beard(《精工小子》插画师)、Heidi Smith(《通灵男孩》的角色设计师)和吕文忠



电影的绘本、概念图是我另一位同学帮忙绘製的,有些同学现在都是名导演,我们平常在学校的时候,做好作品都会互相给大家看,听取不同的意见,虽然我现在人回到台湾,不过我作品还是一样会拿给他们看,大家交换一些心得,希望能够把作品做到最好,因为当自己是导演在拍片的时候,有时候会像井底之蛙,看不清自己处在什麽様的状态,如果有人帮我点出来,给我一盏明灯解除疑惑,那就是友谊最珍贵的地方!

 


wuhu君:《精工小子》讲的是一个逆境重生的故事,我们从纪录片里了解到,这个创作的初衷和您的经历有关,当您说到这一幕的时候,特别想给您一个拥抱,您不但要一个人度过这些悲痛的时光,还要转化成创作的动力,坚持创作这部作品,您当时是怎么想到将您的亲身遭遇改编成故事的呢? 这个改编故事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可以和我们展开说说吗?


 


 吕文忠: 一般我的创作都是跟自己亲身经历比较有关系,我觉得这是最好发挥,因为是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或看法,希望透过作品留给观众什么样的省思。所以在「精工小子」这部电影,当初只是想反讽一些社会状况。我有一个亲戚在做棺材,当时在我妈妈过世的时候,因为我们的棺材没有找他来定制,他居然就在灵堂前面大闹了起来,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点

 

男主角的心境彷彿是自己….因为,我爸爸妈妈都是突然离开人世间,对我来讲是一个莫大的冲击,我有一段时间就是在思考,我到底为什么而活著,甚至于......失去了爸爸妈妈,心中那种感觉,有点像浮萍或是像一条船,不知道岸边在哪......,原本是有一个岸边可以靠岸的,有人在招着手期待着你的回来,或是支持你去远方奋斗努力,把成果带回来给等你的人,可是当我爸爸妈妈离开以后,我就觉得...已经没有人在岸边等你了……

 

所以,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思考说,怎么重新站起来,去面对人生,当然这个故事是在毕业的时候就开始写的故事,其实都可以预料到人生有一天父母亲会离我而去,可是当他真实来临的时候,那种冲击又更大,我尝试著如何重新站起来,怎么去面对这个社会,怎么去对抗那股黑暗的黑势力,打击这黑势力。在现实生活是这样的,那股黑势力其实就是反应我们怎么去面对这个社会,面对台湾政府无情的打压,抢夺我们的房子,我们去争取把房子保留下来,然后,怎么去赢得大家的喝采。

 



在这部片子,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想到说会有这些歌曲,原本想在台湾制作中文歌曲,我们联络台湾某一家唱片公司,跟他们谈合作,他们有一个新歌手叫周XX,我们去跟他们谈合作的时候,我们就感觉到说他们真的很瞧不起我们,觉得说我们的影片拍不出来,觉得我们应该也没有什么经费可以付给他们!


我当时就在想,在台湾做片子,怎么会这么困难呢?我记得我在美国的时候,我要找人家合作,人家都是抢著跟我合作的,可是我回到台湾,我要跟人家合作,人家还要考量到你的影片做得出来做不出来?你有没有钱可以付给他们?我就觉得这是一个莫大的污辱,于是,我不要在台湾做音乐这部分!

 

我在好莱坞网络上登了合作广告,结果我收到200多封想要跟我们合作的信件,其实我们付给人家薪水是非常非常的少的,但在这200多封信里面我们挑到一位我觉得非常有才华的创作者,我们请他写的第一首歌,你在这个访问可能可以听到这音档或视频,就是这位创作者,我现在先对他的名字先做一些保留,他把故事内容的心竟诠释的非常好,我非常非常得感动,Always in my heart 就是这首歌,我听到这首歌时就很感动,当场掉泪流不止!我就觉得说…有人听见我的声音,把我心里的那种感觉表达出来,他把故事完全融合的非常非常的好,心里非常的感动!所以后来就继续请他们写,后来写了几首后就发觉说其实他非常得懂我,非常的懂这部影片的内容,所以我们就想说,我们乾脆把他写成10首歌的一张专辑,到时候还可以出一张唱片,而不光只是电影本身。

 

 


我们常看到好莱坞或是迪士尼的电影,常常会有一些歌曲会留在你心中久久难以忘怀,你会想跟着去唱,其实我们想法也是这样,希望大家在看这部影片时有所共鸣,然后你就会把这首歌再翻出来听,或是这部电影再翻出来看,这也是我的想法!


所以,简单来说这部影片,他是歌舞剧,他会跟迪士尼的片子比较像,边唱边表演,然后融入在故事里面,我相信在国内很少有这样子的作品,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尝试,不仅要唱要表演,还要讲故事,这是因为我在学校就曾经有尝试过,我觉得满有意思满好玩的,所以我想把他应用在「精工小子」这部片子上。



wuhu君:可以谈谈您对《精工小子》未来的期待和您未来的计划,希望得到大家什么样的支持?




幕后拍摄


其实这部片子,我们已经默默的耕耘了好几年,十年有了吧!我觉得是到了那种阶段可以和大家来分享制作喜悦的时刻了。


由于它是一部电影长片,需要的人力、精力跟时间就相对的更多,花费也更大,尤其要把他搬到大萤幕,那品质就必须做的更好,但依我们自己现在的经济能力是真的非常有限的,在这新的一年我们希望能在内地寻求更多资金和同业的援助,如果能够让内地的观众们喜欢,让更多人看见我们的作品,一起创造这个历史,相信那是无比的荣耀,希望大家共襄盛举!请大家支持我们!




wuhu君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到吕文忠老师得到更多支持的声音,同时也希望这个故事能鼓舞到那些坚持梦想!坚持动画之路的小伙伴们!大家一起加油!



好啦,这一期就到这里啦,想了解更多后续的介绍要锁定wuhu哦,微博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wuhu动画人空间,对了!如果你想看更多动画作品,去b站搜索wuhu动画人空间看看?


新加入的小伙伴们请注意!往期精彩内容在平台里的wuhu主页上,可别错过哦!欢迎小伙伴们的投稿!


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欢迎留言和wuhu三侠互动!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