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无敌:在苏州玩音乐的日本人们

街头有诗2018-04-13 14:46:19

乐队可以没有我,但我不可没有乐队。

——黄家驹

对日本摇滚乐的印象仅仅停留在B` ZX-JAPANL'ArcenCiel彩虹等几支乐队上。

因为一般提起日本音乐,我们想到更多的还是玉置浩二式的流行范与小野丽莎式的清新范。

就像我们想到日本人,好像不是在大都市西装革履,就是在海边冲浪开餐厅。

七月,苏州,流火。三个日本男人在奥热的夜色中,钻进苏州新区某幢类似废弃厂房的“哎呦现场”排练室。灯光昏暗,音乐骤起,在狂热有力的摇滚声浪中,你会认为自己身处伦敦或者西雅图,只有偶尔间杂的日语歌,才让你回过神来:喔,这是苏州,是几个日本人在玩摇滚。



1、 苏州“无敌”

这支活跃在苏州的日本乐队,名叫无敌。

很霸气很日式的名字。正如他们的音乐一样,朋克复合重金属,横扫万物,铮铮铁骨。

大约两年多以前,几位在苏州工作的日本人,因为对摇滚的热爱,扯起旗帜组了一支乐队。乐队最初的三位成员,英文名字的首字母,合在一起是MTK,读起来跟日语“无敌”(Muteki)的发音很像,乐队因此得名。

时光流转,人员辗转,无敌到现在保持着比较稳定的双吉他四人结构:队长、贝斯及主唱加纳哲平,吉他手篠原惇也,吉他手久井直纪,以及鼓手真锅司。

他们白天的身份是老师、白领,到了晚上,他们是音乐的游魂。他们中年龄最小的33岁,最大的已经45岁。坚持玩音乐,都已经近20年以上。

当他们在逼仄的排练室里,如同LIVE SHOW一样,恣意狂歌时,你也许听不懂他们的歌词,也许会忘记他们的年龄,但一定会想到:摇滚是一种生命的态度。



2、“麻辣教师”加纳哲平

短发、瘦削、俊朗的加纳哲平,初见有点像中田英寿。

1981年出生的他,老家是东京附近的千叶县。16岁高中一年级那年,开始学习贝斯。一双好看的手,已在贝斯上磨了快二十年。

加纳的职业理想是教日语。2005年大学毕业的他,往全世界的20多个国家投了简历,只有苏州的一所日语学校给了他Offer。于是几乎一句中文不会的加纳,就买了张机票只身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一呆就是十年。

十年来,加纳的中文突飞猛进,已经可以流利地交流,甚至发微信。十年来,加纳另一项精进是在音乐方面,不仅带领偏朋克金属的“无敌”,还拥有另一支以动漫音乐为主的Happy BirthdayZ乐队。

加纳乐观好玩。他的Happy BirthdayZ乐队,经常应邀参加中国的动漫节,颇受动漫迷的欢迎,其初衷就是要让有音乐的每一天都像生日一样快乐。他还自己搞了一个名叫“加纳每日日语”的公众号,基本每天都会发一条类似“边逗比边背日语单词”的视频短片,自编自导自拍自演,以轻松幽默的方式教大家学日语。


加纳又严肃好思。他说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思考琢磨怎么把事情做得更完美。比如怎么让中国人更好更快地学日语,比如构思一场演出,表演歌曲的先后顺序,以及在演唱的间隙,说什么样的台词,以达到最佳的现场视听效果。当他略带深思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玩着摇滚,但仍然是来自一个以严谨专注著称的民族。

有点麻辣教师感觉的加纳,崇拜视觉系摇滚,不否认最初玩音乐,有吸引女生关注的“不良”动机。而多年以后,他的音乐情怀终于引导他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去年加纳结婚,妻子是他在平江路某间酒吧认识的台湾人,学音乐,会乐器,认识后他们还曾一起组过乐队,加纳主唱,妻子担任键盘手。

加纳说,跟妻子最幸福的时光,就是他们一起听英国OASIS乐队的歌,没有乐谱,加纳要把乐曲记下来,碰到有不清楚的地方,音乐科班出生的妻子会帮他聆听、记录、梳理。


而关于音乐最难忘的事情,他说,是去年四月,他带领
Happy BirthdayZ乐队,给苏州金阊实小六年级的孩子们,表演樱桃小丸子、宫崎骏等动漫音乐,给这些即将告别童年的孩子们送上了一道丰盛的毕业礼。孩子们的反应非常热烈,很多人当场向他们索要签名,而这也给了加纳一个梦想:要把带给大家欢乐的乐队坚持做下去。




3、朋克背后,安静的久井直纪

82年出生的久井直纪,高大,消瘦。

关键是他很沉默。当戴着鸭舌帽的他,一言不发地坐在排练室的地上,安静地听他的队友们讲话的时候,你会误认为他是个大学生。

而这个安静斯文的大男孩,怀抱电吉他且弹且唱时,摇滚乐的能量如海浪呼啸,排山倒海。

久井的老家是日本南部的鹿儿岛。也是从高中时代开始迷上音乐。与加纳喜欢视觉系不一样,久井热爱的是朋克。多年以来,久井坚持热爱只唱英文歌的日本朋克乐队GAP。多年以来,在他的吉他中,死硬的朋克气质不改。


久井是
2010年受公司派遣来到苏州的,他的职业身份是一家制造企业的管理者。“无敌”是久井半年多前才加入的人生第一支乐队。很难想象,十多年来,这个戴鸭舌帽话语不多的吉他手,是怎样坚持一个人弹琴唱歌,做一个隐形的摇滚独行客。

久井也没有像加纳那样娶到一位爱音乐的妻子。他说当他在家里练琴的时候,妻子就跑到另一个房间去,把门关起来。

就像GRUNGE摇滚的KURT COBAIN喜欢安静的画画,玩朋克的久井喜欢拍照。他镜头下的世界是干净的蓝天白云,澄澈的大海,悠闲的古城。也许越是在爆裂的音乐背后,越是有一颗安守自我的心。


说到有音乐有关最难忘的时刻,久井想了想说,就是此刻。此刻,大家席地而坐,谈音乐,谈人生。此刻,大家或言语,或欢笑,或沉默,心存感动,彼此无间。

而就在今年,久井直纪将任职期满,告别苏州,回到日本。不知道他在日本能不能找到一支志同道合的乐队,但我相信他会一直一直地朋克下去。




4、黑咖啡真锅司

真锅这个姓让我想到多年前遍布上海的同名咖啡馆。而他这个人也像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很男人很有味。

他是无敌乐队年轻最大的。当他坐在庞大的架子鼓中,如黑神震怒一样狂奏时,你绝对想不到他是1970年出生的。

真锅老家是东京。玩摇滚之前爱漫画,小学六年级开始画,到十七八岁停笔,原因是压力太大太辛苦,曾经连续八天没有正式地合眼睡觉过。放下画笔的真锅却从此拿起了鼓槌,喜欢Led ZepplinTOTO的他,白天朝九晚五,晚上发奋打鼓,已经快要三十年。


问他为什么学艺之初选择偏后台的打鼓,而不是前台的吉他贝斯,真锅半开玩笑地说,因为当时乐队的弦乐手都满了。鼓手是最容易被忽略但又最不可或缺的角色。今天的真锅,除了无敌,还是其他包括Happy BirthdayZ在内五支乐队的鼓手。

后来真锅说道,比起电吉他贝斯键盘等,架子鼓是唯一不能电子调音的乐器,鼓声的效果完全取决于鼓手自己手调的感觉,这或许才是喜欢日本传统三味弦的真锅能一直坚持的原因吧,音乐尤其现场LIVE,只是在听众耳旁一逝而过,却是音乐人花很长时间手磨出来的。


真锅最难忘的经历是去年十月,日本小有名气的女子乐团
Gacharic Spin到上海、苏州巡演,当时真锅和他所在的一支Funk乐队与她们同台演出,付出汗水与才华,收获掌声与肯定。

还有一次难忘的经历是有次三万块买的一套鼓,因为在家练习太吵,被太太以五千块钱背着他卖掉。

真锅喜欢各种音乐,尤其是爵士与重金属,也喜欢美食,喜欢潜水,有救生潜水师证,是在菲律宾工作的时候特意考的。这个老男人的世界,似乎一点也不无聊。


无敌乐队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吉他手兼原创作者篠原惇也,因为出差,当天不在。据说是位非常厉害的角色。



日本19世纪60年代明治维新,开始全面西化。二战后美军驻扎,更让爵士、摇滚等音乐长驱直入,影响深远。

据无敌他们说,光在苏州的日本人乐队,大约有十几二十支。

在东京旅行,常在原宿街头看到年轻人的演出,他们纵情歌奏,并不为钱。真锅说,他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曾背着把木吉他上街弹唱。

加纳哲平说日本人是“傻瓜”,在自己认为对的道路上行走得心无旁骛。可能正是这种傻,让我们看到日本有那么多忠于各种“道”——茶道、花道、柔道、料理之道等等的人,将一件平常的事情,做到极致,并坚持一生。

就像问无敌的成员,他们会坚持把音乐玩下去吗,他们的回答是异口同声的:当然会。


(THE END)


街头有诗,立足于当下,致力于为有文艺情怀的人,介绍有意思的人、事与物,建立一个文艺青年们相认相识的平台。

长按以下二维码即可轻松关注街头有诗公众号:


感谢“哎呦现场”,苏州摇滚、独立音乐服务平台支持:


ENCORE:吉他手久井直纪拍的照片>>>




想了解更多加纳哲平,可以关注他的公众号“加纳每日日语”: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