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请你放过日本动漫!

南周知道2018-08-08 11:54:15


中国演艺圈之所以备受诟病,信念感的缺失是根本原因。比如夸一个年轻演员,不是说他演技好,而是说他很勤奋,有礼貌,什么为了拍戏哪里受伤了,吃了多少苦头。可问题是,一个演员的基本素养是演好戏,而不是成为“圣母”。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超模行业以及职业素养问题。


《死亡笔记》(影视剧照/图)


如今,好莱坞几乎成了影迷们心目中优秀商业电影的代名词。究其原因,除了成熟的制度,好莱坞电影人锲而不舍的敬业精神更是为人所称道。不过,万事都有例外,当它锲而不舍的对象是日本动漫时,观众们就有点坐不住了。


2017年9月,分别制作了《复仇者联盟》和《星球大战》系列的派拉蒙影业和J·J·艾布拉姆斯宣布将共同推出去年日本动画现象级电影《你的名字》的真人版。消息一出,不少原著粉大呼:“不好!好莱坞又要魔改日本漫画了!”


近年来,日本动漫屡遭好莱坞大手笔魔改,从不忍卒观的真人版《七龙珠》,到Netflix漫改真人版《死亡笔记》(烂番茄26%的观众喜爱度、iMDb4.6),西方的真人版日漫改编作品天雷滚滚,绵延不绝。这让许多动漫忠粉哀嚎连天,直呼作品魔性走样。而国内剧粉们纷纷留下了鳄鱼的眼泪——终于有人可以报团取暖了。


在好莱坞掀起的这股日漫改编风绝非偶然,它离不开近年在欧美兴起的日本热潮。不知何时起,西方人提起“东方”二字,最先想起的不是那神秘的故宫红,而是神秘岛国的东洋文化。


当英伦玫瑰遇上日本清茶


想要一睹西方人对日本的着迷程度,还是先从日本二次元产业说起。


在《你的名字》大热之前,日本动漫便已赢得了欧美市场的不少关注。近年来,随着西方御宅族人数的增多,Crunchyroll、AnimeLab等动画平台不断扩大规模,他们与日本动画制作方合作,引入大量正版动画以满足市场需求。2016年,日本动画海外出售版权销售额达7676亿日元,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和德国进了签约版权数排名前十,而美国更是以签约298部的数量超越中国,成为日本动画最大买家。


日本动画并非西方人唯一着迷的日本文化产品。日本音乐,尤其是日本摇滚,是许多西方文艺青年的心头好。近几年,有不少日本摇滚乐队被邀请到欧美澳著名的文青聚集地举行演唱会,门票经常被一抢而空。唱了《叛逆的鲁路修》《火影忍者》等不少动画主题曲的日本摇滚乐队FLOW,其于2010年发行的专辑《MICROCOSM》更是在包括欧美在内的44个国家发行,并于2011年在法国举行的JAPAN EXPO中获得最优秀J-Music专辑奖。


日本文化在西方国家的流行,无疑激发了西方人对日本这一国家的好奇心,越来越多的西方人选择亲临日本感受这神秘而富有魅力的东洋国度。据日本旅游局的统计,2016年到访日本的欧美澳游客便达到近35万人次,人数自2011年起稳定持续上升。截至2017年9月,美国以有10万2百人次到日本旅游领先其余西方各国,是继韩国、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后日本旅游业最大的市场。

令人着魔的日本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文化产品具有相当高的地域性。无论是动画还是音乐,日本文化产业都是以满足本地市场需求为生产主要目的,甚少会像韩国音乐(K-pop)那样会根据海外市场需求推出相应产品。


尽管日本文化产品没有刻意迎合西方人的口味,但若深究,会发现蕴藏于产品的不少元素与西方传统价值观相吻合。以著名游戏改编的动画《Fate/stay night》为例,在这部以圣杯战争为背景的作品里,主角卫宫士郎的那句“我要成为正义的伙伴”不仅成了全剧最著名的台词,还反映角色为人的独立意志,甚至还带有点个人英雄色彩。而这种个人英雄色彩,恰与西方文化作品中的价值取向不谋而合。


这种相似并非自然而为,而是经历了长期历史磨合的产物。二战前,日本长期受“主君至上”的思想影响,视忠君高于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这种剥夺了人的独立性的社会氛围不仅导致日本的近代化存有缺陷,还间接引发了在二战中发生的种种悲剧。二战过后,日本在转型过程中,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也在西方的引导下日益现代化。经济社会结构的改变让日本传统思想受到改造,让日本民众开始意识到自己作为“人”的独立存在价值,在思想上逐渐向西方靠拢。


价值观的相似导致了文化内涵的相通,而普通西方民众最先接触的,自然是东方文化特色产品。日本文化在西方的流行和发展可以追溯到20世界50年代。受电影和电视等媒介发展的影响,不少在日本本土创作的文化作品在西方得以发行和播放,让当时对日本一知半解的西方民众有了接触日本的机会。在电影方面,黑泽明执导的《七武士》获得了1954年威尼斯电影节银狮奖,成为日本文化在西方流行的先导者之一。而在动漫方面,由手冢治虫原作改编的《铁臂阿童木》电视动画凭借其极高的国内人气,引起西方电视人的注意,成为历史上第一部进入美国市场的日本动画。1988年,大友克洋推出 《亚基拉》,这部以世界末日为主题的以其出彩的末日情节的科幻动画电影正式在西方国家掀起日本动漫的流行浪潮。在90年代,《星际牛仔》《新世纪福音战士》《精灵宝可梦》等著名动漫作品受不少西方青少年追捧,而以动漫、游戏、轻小说为核心的日本御宅文化也随之在21世纪初开始在西方国家流行。


不过,即便日本和西方文化产品在价值观上具有相似性,但最吸引西方人的依然是具有神秘异国气息日本题材作品。著名少年漫《海贼王》和《火影忍者》同为《周刊少年Jump》的热门长期连载漫画,但《火影忍者》在海外尤其是欧美的销量要比《海贼王》高。截至2014年漫画完结之时,《火影忍者》海外发行量已突破7500万册,仅次于老牌漫画《龙珠》。相比之下,《海贼王》的海外受欢迎度远不及《火影忍者》,海外发行量仅突破4500万册。两部漫画在海外发行上的区别要归根到两部漫画在故事设定上的区别。《火影忍者》立足于日本忍者文化,在人物和场景设定上引入日本古代神话传说,以鲜明的东方风吸引了不少西方观众;而《海贼王》则以欧美观众熟知的海盗文化为基础,因而对比起《火影忍者》其新鲜度和吸引力略逊一筹。


非独日本题材受欢迎,有别于西方文化的日式表达也是吸引西方读者的重要特色。作为日本漫画里最具特色的一类,不少少女漫画都以西方传说或骑士文化为故事设定,但在表达女主角对男主角的朦胧感情时,会使用留白手法,通过将人物背景网点化,弱化人物动作的同时增强台词在分镜中的表现力,甚至出现仅有台词的分镜,来营造女主角怦然心动的心境。这种独具日式“意境美”传统的艺术表现手法,与西方传统表现形式可谓大相径庭。这种在核心上展现人类共同价值观,但在形式上保留东方美的做法,让不少西方观众在能读懂作品的同时,也能被日本作品里的东方韵味所吸引,诸如《晨曦公主》《NANA》等在日本享有盛名少女漫画均进入西方著名动漫排行榜“My Anime List”的前五十。


此外,日本文化产品还很注重讲述在人类共同价值观下的日本故事,反映日本社会风貌。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作品在西方如此流行,除了其文风偏西方外,还离不开他笔下形形色色的日本男女。通过他的故事,西方人得以了解甚至理解日本当下社会现实,这种在思想上的无障碍沟通无疑让离日本遥远的西方人得到一窥日本的机会和自信,也因此吸引他们深入了解日本。


进击的西方,受挫的市场


既然日本故事这么受欢迎,何不开拓东洋题材的市场,趁机大捞一笔?西方人也是这么想的。目睹了日本文化产品在西方市场的潜力,以好莱坞为首的西方文化制造商自然不想错过大好商机,却屡战屡败,魔性的好莱坞漫改真人版便是最典型的例子。


好莱坞真人版口碑差,问题还是出自海外作品本土化所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首先,好莱坞做漫改真人版总是离不开“洗白”角色的争议。在今年3月上映的真人版 《攻壳机动队》里,片商在亚裔主角草薙素子在保留其亚裔设定的情况下安排斯嘉丽·约翰逊出演,这一做法引起广泛批评。好莱坞从不缺优秀的亚裔演员,但好莱坞没有意识到本土化与洗白角色并无直接联系,更没有意识到即使亚裔角色都由白人饰演,影片也未必能成功本土化。以本土化为借口的洗白,实际上就是对原著粉最大的伤害。


此外,在本土化过程中被放大的日西在文化习惯上差异也让好莱坞发愁。尽管当代日本文化深受西方影响,但两者在文化习惯上依然具有相当高的差异性。在改编日漫作品时,倘若好莱坞不妥善处理两种文化的差异,观众会对影片内容产生违和感。2009年的《七龙珠》真人版灾难式差评,正是好莱坞忽视文化差异,在讲述像《龙珠》这样以东方武术为根基的作品时,没有慎重处理电影设定的结果。


《七龙珠》(影视剧照/图)


日本故事不一定要日本人来讲,但是不尊重他国文化设定,粗暴地用钱砸出来的“本土化”,则注定会迎来一个失败的结局。



相关文章推荐

在英语发音被差评的日本,英语的“流行”程度,可能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点击蓝字标题,即可阅读《日本人连英语都说不好,居然还“崇洋媚外”?》 。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