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提名动画里,有年度最动人的父子时光

艺琳2018-04-09 14:40:09

   春节,对很多人来讲,同样是再一次面对父亲的时刻。

  如何与家中那个倔老头相处,如何表达爱,用一种温柔而恰当的方式,简直是世纪难题。


尽管2018年刚过去两月,忍不住为你推荐一部入围了今年的奥斯卡最后五强的动画短片,“年度最佳”父子短片。温情和泪点并驾齐驱,很难想象,达到这样效果的竟然只是一部有5分钟的动画片,它简洁利落,充满哲理和含蓄的温柔,你很难不被打动。


不妨留给自己五分钟,点开它。




《负空间》

Negative Space

点击视频



五分钟的时间里,每一句台词都很精彩。旁白从一段自述式的回忆开始,是从小时候开始,主人公的爸爸教他如何打包一件行李箱。除去故事单独来看,这似乎也完全可以作为一分钟打包行李指南。



你知道,每个人和父亲的相处方式都不同,有的人是拥抱,有的人或许会聊天以及表达,有些人是一起打篮球,或者其他,而短片里的“我”,就是通过这个小小的行李箱。



直到成长到有一天,“我”可以为父亲打包行李了。那一刻充满了成就感。尤其是当父亲出差远处,打开行李那一刻,他会发给儿子一条短信。



这个词语对“我”而言意义重大,一定程度上来讲,对“我”和父亲的关系,那条含蓄的感情线来说,意义重大。然而今天,“我”却走进了父亲的葬礼。



看着他躺在那里,那些留白的空间无法填充,就像父子在一起的时光,再也无法延长。



何谓负空间


前面已经说过,短片的名字叫做“负空间”。什么是负空间呢?“负空间”是相对“正空间”的一个概念,二者相辅相成,常出现在艺术理论中。简单来说,负空间就是配角,正空间就是主角,缺一不可。



在摄影和平面构图中,负空间有更加通俗的名字,就是“留白”。如上图,苹果logo是这张图的主体,即是构图里的“正空间”,余下黑色部分包括乔布斯的侧脸剪影属于“负空间”。在以前,负空间主要发挥陪衬或留白作用,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设计作品会把负空间也用到极致,赋予作品更多的玩味空间。


在这部影片中,《负空间》里的“负空间”最表层意思是指行李箱里没被利用的空间。而更深层的含义,看完之后,相信你会有更多自己的感触吧。



一首150字的小诗


《负空间》原本是一首150字的散文诗,在国外社交网站上传阅度挺高。作者Ron Koertge通过打包行李的细节,记录了一段父子之间的感情。这是一篇平淡且琐碎的叙述,却让许多人产生共鸣,勾起童年与父母的回忆。它的原文如下:


Negative Space


by Ron Koertge

ON DECEMBER 19, 2014


My dad taught me to pack: 

lay out everything. 

Put back half. 

Roll things that roll. 

Wrinkle-prone things on top of cotton things. 

Then pants, waist-to-hem.

Nooks and crannies for socks. 

Belts around the sides like snakes.

Plastic over that. 

Add shoes. 

Wear heavy stuff on the plane.


We started when I was little. 

I’d roll up socks. 

Then he’d pretend to put me in the suitcase,

and we’d laugh. 

Some guys bond with their dads shooting hoops

or talking about Chevrolets. 

We did it over luggage.


By the time I was twelve, if he was busy,

I’d pack for him. 

Mom tried but didn’t have the knack.

 He’d get somewhere,

open his suitcase and text me—”Perfect.” 

That one word from him meant a lot.


The funeral was terrible—

him laid out in that big carton

and me crying and thinking, 

Look at all that wasted space.


尽管很简单,它仍然打动了国外许多的年轻人。这些被打动的人之中,就有Ru Kuwahata和Max Porter这两位做动画的人。



Ru 和 Max

以及这支动画背后的制作故事


▲ 两位动画人Ru Kuwahata和Max Porter


Max和Ru二人合作已超过十年,一直以组合名字"Tiny Inventions"进行创作及制作短片、广告、MV等等。二人常驻美国巴尔的摩。《负空间》是他们的第四部专业短片。


打包行李,听起来完全是日常生活中的乏味活动,甚至可以说是烦人的。但当它与童年、父母联系起来,却变成了一段意味深远的回忆。一件衬衣、一双袜子、一条皮带、一双鞋,都能让你想起许多往事。


Ru 的爸爸以前是航空公司的飞机师,在她的童年回忆中,其中一个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爸爸钉在书房墙上的行李清单。这也是她对这部短片感同身受的主要原因。下面,是他们制作这部动画片背后的故事。


▲ 他们的网站首页


在美国,动画短片通常会作为学生作品或一些专业人士的个人爱好,动画短片本身盈利的可能性较低,所以Max和Ru最后选择了在资金扶助政策完善的法国进行《负空间》的制作。因为法国把倒是很重视小短片,会视为一种艺术形式,与电影一样重视。


从故事研发到制作完成,Max和Ru用了约两年时间。第一年主要用于前期筹备和申请资助。正式制作用了九个月时间:前三个月布景和制作道具,中间三个月拍摄,最后三个月做后期。



Max和Ru平时很喜欢把不同的动画形式融合在一个作品里,例如定格动画与CG动画的组合。Ru把这种做法类比为“拼贴画”,作品的各部分来自不同渠道,但合起来又是一幅和谐协调的画作。他们一直在探索,尝试把多种技术糅合应用到作品中,享受着这种实验感十足的创作。



但是《负空间》是一部纯定格动画,因为Max和Ru希望动画短片能保留行李物件的质感,例如衬衣的皱褶、皮带的折痕、塑料袋的皱痕。打包行李的过程,人们都是直接和衣物、鞋子等直接接触,所以用真实材料制作出来的道具,能让观众更容易入戏。


▲ Ru根据Max本人衣服制作的道具


因为制作《负空间》的需要,Max和Ru经历了五次的工作迁移(算上在美国进行前期)。其实搬迁对于定格动画制作来说挺累的(光是制作和拍摄就够累),毕竟要带着一堆道具移动。但在法国搬迁多次的经历,也令他们变成了打包行李的“真专家”。


▲ 工作现场


对于角色的外形设计,Max和Ru还(有点任性地)坚持要做成灯泡状的大头,这对于定格动画来说可是个挑战。因为定格动画的人物设计需要考虑重力,大头无疑是个负担。所以在拍摄过程,每个角色身上其实都绑着多条绳索,以支撑他们的正常活动。为了角色们的大头,后期人员可是相当头大(要去掉所有绳索和阴影,眼都要瞎了吧)。


▲ 片中角色及置景


在决定制作前,Max和Ru致电了《负空间》这首诗的作者Ron。Ron开玩笑说要给他支付50美元版权金,这样他就能去圣塔安尼塔马场赌马了。最后,他们确实付了Ron版权金,至于金额?当然不止50美元啦。




[ 感谢今日作者 ]

半熟青年报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