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界的“伯乐”-罗德岛设计学院

实验动画影像研究中心2018-07-30 07:01:38

动画界的“伯乐”-罗德岛设计学院

世界上最棒的设计学院之一的岛设计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 简称RISD)以及有一百四十年的史,校就像一小型的新英格城市,里的人文艺术兴盛,多的博物馆业为罗岛设计院的生免与研究。这种美好的里,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尖人才!今天小编带来一篇公众号里介绍克里斯·罗宾逊Chris Robinson)和 RISD动画专业毕业的学生,更为直观的感受那里和他们的所学所得。

   岁月容易叫人淡忘。许多年前我就应该在这里记录一些北美学生动画的多样化状态了。到底有多少作品缺乏明晰的视效、决心、独立性、或者目的性。一大部分作品的概念感微弱,经常依靠烂舌的比喻。这些都在一点一滴地展现着思想匮乏的危机,好像学生们都害怕挑战自我,好像生怕让他们的老师及家长失望。不要,我可不想依然这样一路看下去。这样太没挑战性了,而且坐吃山空的话,灵感会不再光顾。所以相对的,我要聚焦于积极层面。


   在过去的24年间我参与过许多高水准动画学校的工作。美国加州艺术学院(Cal Art)以及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还有日本Tama艺术大学(do Tama)、东京艺术大学(Tokyo University of the Arts),以色列比撒列艺术与设计学院(Bezelel Academy of Arts and Design),比利时La Cambre国立高等视觉艺术学校,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电影学院(Filmakadamie Baden Wurttemburg),比利时Kask艺术学院,英国国家电影电视学校(National Film and Television School),法国的哥布林(Gobelins)以及法国Supinfocom学院,但是有一家从未让人失望,那就是动画界的机翼——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他们的校史以及知名校友数量是惊人的。这其中不仅有在独立制作的Fran Krause, Caleb Wood, Jesse Schmal, Leah Shore, Michael Langan以及Max Porter,他们也同样培养了《超级监狱(Superjail)》和《恶搞之家(Family Guy)》的创造者Christy KaracasSeth MacFarlane。这还只是冰山一角。罗德岛设计学院出品的作品总是具有新奇思想以及技术创新性。甚至他们的失败作品都相比一些学校中的佳作来的更加新奇大胆。不同于其他那些摒弃创意、技术至上的学校,罗德岛设计学院永远明确创意要走在最前。一部作品的表达一定要建立在提炼创意的基础上。所以可能有时一些作品的技术运用确实有些惨不忍睹,但想想你们看到的可是那样一个原汁原味、从未体验过的新鲜与独到

 

   所以要说罗德岛设计学院的水有多深,我想一些以前在这里学习过的校友最有说服力,我便邀请他们(Fran Krause, Jesse Schmal, Joel Frenzer, Leah Shore, Max Porter, Caleb Wood and Michael Langan)来为大家分享一下他们眼中的这座独一无二的学校。


Amy Kravitz

艾米·克拉维茨

独立电影制片人 罗德岛设计学院实验动画系主任

RiverLethe1985), TheTrap(1988),Roost(1998)

   作为罗德岛设计学院教师Amy Kravitz受到她的学生和她领域的其他人的高度赞扬。她的课程当中,学生探索作为一种手段来揭示和理解他们对世界的看法,而不仅仅是传递动画技术的学习


<Roost>

19984.5分钟,

导演:Amy Kravitz

音乐:Joan LaBarbara

概要:在抽象的意象中描述了一个荒凉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新生活点燃了对

     上帝的信仰。


Steve Subotnick

独立动画师,漫画家

罗德岛设计学院和艺术与设计学院诸塞州马萨教师

个人网站http:  //www.stevensubotnick.com/


条纹鱼

20173:45

导演 动画 声音Steven Subotnick


Steve Subotnick作品集


Q&A


Q:

我的个人感觉是罗德岛设计学院是一间最坚持鼓励学生制作独立原创动画的学校。其侧重点永远在于作品概念,叙述永远大于技术……我并不是说技术不重要,而是它永远为创意服务。还有罗德岛设计学院的作品中似乎一直流传着低成本的传统。不用高科技软件……哪怕甚至有时这些创意看起来那么的隐晦或太具个人色彩。 

现在你们受诸如Amy KravitzSteve Subotnick这些老师的影响有多深?假设他们确实造成了影响,那么他们带给学生们最特殊的影响是哪些以致他们在你心中是如此独一无二? 

或者还有我可能忽略掉的一些其他老师,对你们造成了很深影响?

当然我明白这里并不是遍地黄金,但一定有一些独特的闪光点。

Michael Langan


我觉得AmySteve后期的作品都带有深深的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影响,即使这里的大多数人还远没有达到如此多的荣誉加身……Brian Papciak是一个极富激情的电影人,他真的不断在推动我们在作品中尝试表达我们自己的声音,以及勇于把握自我创造性的决心(即使这些创意还很难用语言表达——但只要其能在影片中表达出其意义就好)。Dan SousaJeff Sias作为两位天才动画人,同样也是我们这种体贴与革新的传统理念的坚实拥护者。

 

他们都在为我们展现着一个简单载体下充满了不同目标的电影世界。很多东欧的学生,比如:SvankmajerPriit ParnRybczynskiMcLarenLen Lye。他们的电影中均带有浓厚的个人色彩,他们编织着个人的逻辑观,锻炼着真心表达自我的决心以及依稀借鉴真实但绝非生搬硬套的叙事。

 

当然有时罗德岛设计学院反而因此惹来口舌,但这恰恰表明了它的出色,这恰恰在于它对于世界的反思批判超越了仅仅完成学业的重要性。这些都在这座动画学院中真实发生着。我乐于看到罗德岛设计学院一直在致力于培养动画领域的先行者——如果你勇于把生活中的客观碎片拼接成主观的自我。




feral

导演Daniel Sousa

个人网站:http://www.danielsousa.com/

2012年

     短片讲述一个野生男孩被一个孤独的猎人在树林里带回文明。 由于陌生的新环境,男孩试图通过摆脱,回到森林里寻求自我的自由。



EF Education First视频编辑总监

    个人网站:http://www.handcrankedproductions.com/

Jesse Schmal:我可是AmySteve的大粉丝,我现在仍然感觉自己在被两人的教学理念深深影响着。

 

这里很少有对技术方面的要求;如果你想做一名传统的角色动画师,你会被不断扣问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到底是什么。这里确实有一门角色动画的选修课(Dan SouzaJulie Zammarchi教授),但也就这样,我甚至都没有选修它。我觉得Krause已经教会了我很多技术方面的东西。

 

预备课程的重点是培养自我表达以及导演思维,以帮助你在最后可以制作出一部完整的作品。同时,我们永远准备着看到全新作品的诞生——爱沙尼亚、俄罗斯、荷兰加拿大等地的学生正在不断向杰出成长,当然还有每年从渥太华诞生的优秀学生。我当时甚至都没有察觉,如果不尝试尽早激发学生们的创意热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很快流于平庸,这一点我直到现在亲自的教学过程中才深有体会。

 

AmySteve对于我们作品的反馈意见其实也是一幅宏大的图景:如何交流;如何建立我们自己的语言体系。Yoda常常为学生们各自的风格辩护,他甚至为我们的不作为而生气。

 

有时,我甚至想抛弃AmySteve的这种学院精神;我当然很珍惜这段经历,但在平时坚持以罗德岛设计学院式的独立、独特性理念工作可是异常的奢侈。

 

当然要是因此批判说学校根本没有考虑到学生毕业后的就业问题,或是工作中需要使用到的技术技能——我只能说,去他的吧。如果我花着父母数不胜数的金钱去学了一个不同行业,那我可能在几年后大呼后悔:我可不想再做这个了,然后我的几年人生就这样白白浪费了。我相信罗德岛设计学院早为毕业生们设计好880了这条创意性人才的路线,发挥他们的适应力、决定力、创造力以及领导能力。

 

Fran Krause:自从毕业之后我思考了关于罗德岛设计学院的许多东西,尤其是当我投入大量时间在作为罗德岛设计学院老师为普瑞特艺术学院、纽约大学以及加州艺术学院教授动画的过程中。当然首先要注意,我可是20年前就开始了在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学习生活。那时还是Steve Subotnick教授我们,当然因为Amy去休假了。

 

罗德岛设计学院帮助我避免流入平庸的职业化世界。我甚至都想不起来学校有邀请过任何职业工作室中的动画人过来授课。Bill Plympton有来授课,但我更多地把他看作一位独自动画人,而不是商业或职业工作室中的动画人。我们可以创作属于自己风格的作品,而不用太过担心工作问题。这些都很有帮助,因为我看到很多学生学习动画仅仅是为了在行业内谋得一份工作,这对于其动画之路实在可悲。罗德岛设计学院告诉了我如何享受自我创造,这点我十分感激。


罗德岛设计学院展览厅一角

Fran Krause 

自从毕业之后我思考了关于罗德岛设计学院的许多东西,尤其是当我投入大量时间在作为罗德岛设计学院老师为普瑞特艺术学院、纽约大学以及加州艺术学院教授动画的过程中。当然首先要注意,我可是20年前就开始了在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学习生活。那时还是Steve Subotnick教授我们,当然因为Amy去休假了。

 

罗德岛设计学院帮助我避免流入平庸的职业化世界。我甚至都想不起来学校有邀请过任何职业工作室中的动画人过来授课。Bill Plympton有来授课,但我更多地把他看作一位独自动画人,而不是商业或职业工作室中的动画人。我们可以创作属于自己风格的作品,而不用太过担心工作问题。这些都很有帮助,因为我看到很多学生学习动画仅仅是为了在行业内谋得一份工作,这对于其动画之路实在可悲。罗德岛设计学院告诉了我如何享受自我创造,这点我十分感激。


比尔·普莱姆顿

      被誉为动画界的昆汀·塔伦蒂诺,具有深厚的反骨性,作品里面黑色幽默随处可见,性与暴力虽然从来不是他力求渲染的主旨,但却是他加诸趣味诙谐的幽默主题之一。其作品画面风格自成一统,利用丰富的线条展现流畅的变形设计,加上强裂的节奏感为其特有风格,以动画之形式处理性与暴力主题,以幽默之基调融入作品中。他曾经两度获得法国戛纳影展大奖、以及世界龙头知名动画影展法国安锡动画影展奖项、也两度获得美国奥斯卡奖的提名与其他国际影展大奖的青睐与邀展。


Joel FrenzerSteve SubotnickSeth MacFarlane是我的导师。

 

当我还在圣路易的华盛顿大学时,我根据自己之前发表在校报上的漫画改编制作了一部动画短片。我们学校没有动画课程,我搜肠刮肚自己所有的动画知识,运用了最老式的动画设备,大概除了一点点的闪光点外,这部作品根本不能看。这之后我参加了一个学生电影节。在观众席上,同他们一同观看我的作品时是十分令人兴奋的。这可是我仅把漫画刊登在报刊上所远远无法体会到的。那时真是过瘾。于是我想要申请把动画专业作为我的主修课程。教务处也非常配合,但是最后他们却说在学校内找不到一位可以教授我动画的老师——所以我必须自学成才。他们建议说或许也可以推荐我转入一个其他的以动画教学为强项的学校,这样才会更有帮助。

 

在来到罗德岛设计学院前,我参观了西海岸的大量学校。期间,他们为我指出了这间动画学校。后来有一天,我决定停止找寻而把头调回这间动画学校。那时还是暑假,学校还没有上课。我想去看看他们的工作室,感受一下他们的硬件、环境等等。但那个时候大门都关着,所以我必须等着什么人正好从正门出来。然后我就偷偷溜进去,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感觉自己在执行一个潜入任务。最后我终于在四层找到了工作室。让我惊讶的是它的门还开着,然后我走进去,见到了当时还年轻的Steven Subotnick。他碰巧过来拿一些录像带,他询问我的情况、对什么感兴趣等等。他告诉我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动画课程是根据不同的艺术创作者而异的,他或她的世界观培养、以及建立一个掌握动画原理之上的个人表达方式就是全部的课程。他告诉了我一些如何制作一部完整电影的知识,从白纸一张到最终完成,全程由你一个人掌控。当时没有任何一个学校会跟我讲这么多,这让我再一次过足了瘾。

 

然后他带我观看了他留在办公室的一些老校友的作品集。我实在太喜欢这些影片了,他们的创意、风格都相差各异,都极大地补完了我对动画世界的认知。当我在观看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来到工作室找Steve聊天。他们最后回到我这个房间,Steve向我介绍了他,Seth McFarland,学校的老校友,正好过来进行访问。Seth告诉我这里的动画课程有多么棒,Steve作为老师有多么棒,他鼓励我一定要来这里学习。我也正好看到了他的毕业作品,并和他聊了几句。他告诉我他在这里创作时是完全掌控着自己的电影、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作品,他甚至为全部角色自己录制声音。我想这太棒了,这正是我想做的。我又询问他现在的情况,他说他现在在汉纳巴伯拉动画公司(Hanna Barbara)工作,更多的负责导演的工作,当然他也始终在尝试进行个人创作。(四个月后他又拿到了《恶搞之家(Family Guy)》的合同)

 

我第一次感觉找到了组织——这里无时无刻不分享着千人千面、独立自主为艺术和创造而努力的精神。我于是进来,安顿,接着进行自我的变化。



恶搞之家(Family Guy)

    《恶搞之家》塞思·麦克法兰创作,美国福克斯电视公司自1999年起开始播映的一部无厘头风格的戏剧卡通片,以生活在杜撰的罗得岛Quahog市上的一家为故事主线,大量运用闪回手法(亦即是以不同镜头穿插于故事主线之中),每集情节基本围绕着Peter Griffin及其一家的故事展开。 思·麦克法兰


Caleb Wood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生的成功,或者他们在追求个人作品上的原动力,好像在他们第一第二年的学习中就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这儿有好多喧闹、派对,甚至混乱的关系、嗑药等等。然而这里还有影视市场之家,一个安全保护着动画学校的天堂。这里真的是为一个动画人重组他们多面人生的奇妙地方。

 

Amy有一个收藏历史最佳动画电影合集的阅览室,公开开放。你可以随便走进去,给自己弄一杯茶,然后浏览这些充满了多样性精神的作品。学生们就是这样在这里获得了无数的灵感来源,因为他们看到了最棒的动画作品。当我还在学校时,我感觉自己接触到了对于动画世界最重要的方方面面的事情。此外,我相信Amy一定非常清楚为每一个学生在最恰当的时机推荐其碟架上最恰当的作品。她乐于看到你的作品与她收藏作品中那些共鸣的灵感火花,把它们展现给你,以期让你的作品更上一层楼。



RISD图书馆的学校氛围

Leah ShoreBryan Papciak在我的论文阶段真的帮助了我很多,而且他真的非常明白我的作品走向,在创意、艺术、实验性等各个层面帮助了我。我感觉他甚至比我自己还要了解下一步该怎么做。

 

当然还有其他对我影响很深的老师,比如Dan Sousa 教会了我运动规律。在此之前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一点也不了解动画原理,因此我真的十分感谢他。John Terry教会了我实拍动画并坚持要我在这一条实验性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还有,Ryan Lesser教会了我电脑以及电脑特效,这在我来到罗德岛设计学院之前是完全不了解的。

 

我感觉自己来到大学后就开始欠了一屁股债。我希望高中的时候就有人能早早告诉大家负债的可怕,尤其是对那些大学毕业之后希望从事艺术领域工作的人。我当时是有奖学金的,但我或许应该去一个可以完全不用打工而全身投入学习的地方。

 

我觉得我学习的电影、动画及影像课程真的很棒,但我总体对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印象并没那么深刻。我并不喜欢这里的所有学生及课程,而且我仍然对于学校在我们一年级就强塞我们太多2D3D以及绘制课程而耿耿于怀。我倒是希望能学到更多技术类课程,所以开始想象我要是当初进入加州艺术学院(Cal Arts)、Mica 或者 AFI 学习的话会变得如何……当然我并不后悔进入罗德岛设计学院,它有它的短柄,其他任何学校都有,我只是知道除此以外还有那么多的优秀学校,其中有那么多的优秀学生……罗德岛设计学院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当然尽管大量的优秀作品均来源于此。


罗德岛设计学院研究生毕业展

Max Porter:我在毕业一些年之后以学者的身份再度被邀请回来,然后在跟这个有天赋的可笑学生交流之后,我询问了Amy她是怎样和他深入交流的。她引用了Jules Engel 的话:关键不在于你给了学生多少,而在于你埋没了他多少。我认为这恰到好处地总结了她的教学理念:教学不是教给学生你知道的知识,而是引发学生发现他们自身的独特之处。

 

这表面上看起来有些推卸责任的意思,但Amy在两个方面的特质打破了这种可能性:1)她在必要的时候表现的无比真实,2)她不遗余力地推动每一个作品的完成。当然这种完成不是简单意义的结束,而是使它真正在这个世界产生其应有的价值。

 

我明白Amy在人类学方面的学习背景十足影响了她这种开源式的教学方式。比如如果你向她请教透视,她会首先强调我们在讨论的是西方概念下的透视,接着她还会告诉你什么是东方透视,以便你自己在画纸上探索出最适合自己的那一种。Bryan Paprika也是毕业生中凭借其作品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一人。我记得他曾经放映一部《圣女贞德蒙难记》(The Passion of Joan of Arc )

然后为我们分析解构了一段复杂情节是如何被导演用几个简单的特写镜头交代的。他不断敲打我们说即使动画确有其独特的艺术语言,它仍然要从庞大的影视视听语言体系中汲取足够的知识。他不断推动我们在挑战自我以及假设自己的前进道路上越走越远。

 

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动画课程是电影/视频/动画这个庞大院系中的一个子集,而且因为动画学院的学生被要求学习实拍课程,他们的动画技术类课程相对来说比其他学校要少。但最终,我认为这种局限性很好,因为学生们必须直面自己作品中各种表达的解决方式,而不是陷入钻研技术的泥潭。那些真正需要以某些技术手段解决问题的学生一定会在私下自学完善这一点。

 

罗德岛设计学院有一点特质在于甚至是创作时的草图也可被用于最终的成片。我记得一些学生被鼓励把他们速写本中的创作草图直接拍下来,以用于他们的最终作品。学院有时会谈到捕获快速意念的草图和仔细完善的最终效果图拥有它们的同等价值。这些思想在我毕业后才开始渐渐产生,不过这些天,大一的学生间开始举办了一项24小时动画创作比赛,皆在把事无巨细的生产制作思路抛在脑后。

 

还有一点值得提及的是学校所在地区的重要性。可能现在已稍有不同,但当我在学校时(19992003年),当地的艺术氛围被罗德岛设计学院的作品极大地影响着。雷电堡艺术中心(Fort Thunder)现在依然固定在每周举办一些展览,你随处都可以见到它们的宣传海报。

《圣女贞德受难记》 历史传记  

导演卡尔·西奥多·德莱叶 1928法国

       《圣女贞德受难记》被称为世界十大最佳影片之一。影片讲述了农家姑娘贞德率兵冲破重围,击溃英军。她的英雄事迹四处传颂,人称“奥尔良少女”。但也因此引起法国贵族的妒恨,贞德被出卖后落入叛军手中并对她施以火刑。


       跟每一所美国的私人院校一样,罗德岛设计学院是极为昂贵的,确实大部分学生离去时还负债累累。


       和大多数学校一样,这里也面临着到底是启发学生尽早面对真实的社会竞争还是保护他们远离这种竞争的矛盾之中。当我在2003年毕业的时候,罗德岛设计学院的氛围还是专注于制作自己的作品,其他事情自有出路。现在我的情况是自己依然可以制作自己喜欢的作品,同时还可以给自己的生活买单。我可以说在罗德岛设计学院的那段专注于艺术创作的时光可要比学学最新的制作技术、或者给自己弄一个招聘用的作品集重要太多了。


去闯世界,漂亮地闯些祸

2015年恶趣味之父”John Waters 担任RISD毕业典礼的演讲嘉宾


Chris Robinson

克里斯 罗宾逊

     克里斯·罗宾逊(Chris Robinson),他经常在AWN上发表一些非常有趣的新颖的个人观点以及他个人的生活,并得到了很多狂热的追随者。他的动画皮条客收集了很多优秀的作品,以他犀利敏锐又爆发性的言词研究不同地区的动画特色和剖析当代动画现况。



◆  ◆  END ◆  ◆ 











主 编:余紫咏

责 编:李 朋

编 辑:赵偲懿

翻 译:张 淼

原文作者:Chris Robinson



● P.S.如果您有对实验·动画研究中心有任何合作想法或是相关学术文章,欢迎联络:

shiyandonghua@qq.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实验动画影像研究中心的公众微信号

欢迎转发和关注

谢谢大家!


实验动画影像研究中心

2017年 1月9日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