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片剧本《鸡西的传说》之麻山的传说/ 刘文斗

穆棱河作家在线2018-07-14 07:06:34

鸡西市作家协会唯一官方微信平台

《穆棱河作家在线》


目前面向全国征稿

重要通知:原《穆棱河作家在线》平台 jxzxhyn@163.com邮箱,已经作废!目前鸡西市作家协会唯一官方微信平台公众号的邮箱是mlhzjzx@tom.com


作者简介

     刘文斗(1949.2.12出生)笔名:北斗。1969年毕业于黑龙江矿业学院的前身—鸡西煤矿学校,先后就职于:鸡西矿务局地质勘探队、鸡西磷矿、鸡西市煤炭局,曾任政工组干事、宣传科干事、矿工会文体宣传委员、局办秘书、副主任,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法制科长,鸡西市煤炭协会秘书长、副会长等职务。


        中学时代,在鸡西市第九中学,受徐悲鸿的关门弟子王兰亭老师影响很深,多年来,经常与王老师保持联系;进入鸡西煤矿学校后,加入了学校的校刊《高潮报》编辑部,负责采编出版工作;在后来工作的各个单位,我的美术文学专长得到了用武之地。1975年,参加鸡西矿务局举办的连环画培训班,在著名连环画家吕景富老师的关心培养下,制作了《闪闪的红星》幻灯片,在磷矿放露天电影的时候播放,还在市里参加幻灯片比赛,获得优秀奖。在做秘书工作的几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笔风格。


       退休后,第一件事,就是圆儿时的动画梦。首先,我想到的是:作黑龙江的动画,做鸡西的动画,为家乡父老留下一份文化作品。剧本是动画片创作之本,在收集了大量素材在基础上,从2009年春开始动画片剧本创作,先后创作了《小黑龙》、《穆棱河传奇》《兴凯湖情缘》《红罗女》等12部动画片剧本。2016年11月—2017年4月,《穆棱河传奇》文学剧本,在鸡西日报星期天版连载24期,受到读者好评。目前,只发表了这一部作品,迫切希望找到制片合伙人和出版合伙人,实现我的动画梦,也给黑龙江和鸡西人民文化生活填上一个空白。


根据鸡西文化广场图腾柱民间传说石刻碑文改编

《麻山的传说》

原文:太古金牛,见此方耕种无助,率麻衣群牛下界,助民耕种,浇地汲水,会穆棱河,先民善沾思益,后群牛衰逝,先民感其恩,埋在西北山间,称此山为麻山,山下之河,称之为牤牛河。

编剧 刘文斗
集:金牛下界来

     

       小黑龙架起一朵黑云,沿着穆棱河一路向西,看见东山脚下有一户人家,变作一只燕子,飞落的房上,只见院子里,一老一小两个人坐立不安。小黑龙认出,是刘东老汉,那个年轻人应该是他儿子。小黑龙想:“我干爹什么时候到这里的,还有了儿子,我再看看。”
        这天,刘老汉的小儿媳妇临产,刘老汉和小儿子在院子里,急的团团转。
        屋里传出一声婴儿的哭声,婆婆出来报喜:“老二家的,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小儿子刘西文高兴的说:“我当爹了!我有儿子啦!”
        小燕子在房上叽叽喳喳地跟着叫了几声。
        刘老汉:“你小子,别太高兴了!咱们家又多了一张嘴,就这五亩地,现在还将供嘴,过几年我看你还高兴的起来?”
        小黑龙在房顶上,听刘老汉说话,更觉得耳熟。一下子想起来当年在黑龙江卧龙摊被救的情景:
    刘东老汉夫妻正在卧龙岭山梁上打柴。
    刘妻砍下一个树枝刚放下,往旁边看了一眼说:“老伴你看!岭上有一个人!”
        刘东老汉放下斧头:“我看看,哎呀!好像是受伤了。快过去看看。”
        卧龙岭上有一个昏迷了的黑小子,身穿黑衣服,黑裤子,光着脚丫,皮肤黑黝黝的,旁边的石头上有一些血迹。
小黑龙在刘东老汉家养伤,刘老汉关心地问:“你爹姓什么?叫什么?”
    黑龙:“我爹姓李。叫李江。”
        刘老汉:“李江?是洛古河村的?”
        黑龙:“是啊!你认识我爹?”
        刘老汉:“那年我和你爹一起从山东老家逃荒到这边,你爹在洛古河住下了,我们老两口就到了这里。从山东家到这,我们走了整整两年半那。你爹可是个好人。”
小黑龙对刘老汉说:“刘大爷,我现在也没个家,就和你们老两口作个伴儿,住在一起行不行?”
        老头和老伴一听,高兴地说:“好吧!你就住在这儿吧。我们也都一把年纪了,没儿没女,你就当我们的干儿子吧。”
         黑龙:“好哇!爹娘在上,请受小儿一拜。”
        老头和老伴:“哈哈哈!快起来,快起来!你现在伤也养的差不多了,要是愿意干点活,你就干点,不愿干,你就玩!”
        刘老汉在山上开荒,用搞头一下一下地刨着。
        小黑龙来到耕地旁,放下搞头,四下看看,向后退了十几步,猛地向上一窜,一条黑龙跃然飞起,在天空盘旋了一周,落在地上,用龙尾巴卷住一棵大树,一声呐喊,大树连根拔起。黑龙卷着大树腾空而起,将大树放在一边。黑龙又飞到另一棵大树旁边,用尾巴卷起大树,连根拔起,卷着大树腾空而起,将大树放在一边。小黑龙一连拔起十几棵大树,山坡上露出很大一片空地,小黑龙用龙角,在地上开始犁地。只见他,四爪抓地,低头用力,龙角插入泥土,向前飞快地梨去。不一会,就犁出很大一片黑土地。
这时候,刘老汉的大儿子,刘西武背着柴禾回来,打断了小黑龙的思路。
        刘西武看见爷俩高兴的样子,问:“老二媳妇生了?”
        刘西文说:“我媳妇个我生了个儿子!”
        刘西武听说弟媳妇生了儿子,放下柴禾,拍拍身上的灰尘,说:“我有大侄子了,好啊!爹,咱们家人丁兴旺,这回,我儿子有伴儿了,真好啊。”
        刘老汉:“好是好,咱们的五亩地,都是在石头缝里抠出里的。多了一个孩子,又多一张嘴,没有地,拿什么养活?”
        刘西武说:“有人就比没人强,孩子长大了,还能帮助我们开地呢!”
        刘西文说:“对,孩子长大了,还能帮助我们开地呢!”
        刘老汉说:“等他长大,就不赶趟了!”
        刘西文说:“大哥,我们现在就开始开地!”
        刘老汉说:“开地?哪有那么容易!我们现在的五亩地,分了二十八块半,能开的地,咱们都开了,你还能上哪去开?”
        刘西武说:“怎么还二十八块半呢?那半块在哪呀?”
        刘老汉说:“房头烟筒旁边那块,能种五棵苞米,算半块。哪还有地方开去?”
        刘西武说:“往西边去,顺着山沟往西,能开不少呢!”
        刘老汉说:“越往西,离家越远,那边都是石头,去一天,开那么点地,还不够来回折腾的。”
        刘西武说:“一天开一厘,十天就是一分,三十天,就能开三分,一年就是三亩二分,三年,就是九亩地。我们爷三个,十年能开三十亩地。”
        刘西文说:“我哥说的对,我们一家,十年开三十亩地,二十年就是六十亩。到那时候,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也能开地,我们家的生活也能越来越好!”
        刘老汉说:“好!孩子们,你们别忘了,咱们这,一年只能干半年活,冬天不能开地,不过,你们有决心,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开地种,我同意。家里的活,有你娘和你们两个媳妇,全家齐努力,我们一定能度过难关!明天,咱们爷三个,上西边开地去。”
        小黑龙看到这,心想:“这个刘老汉和我干爹有点像,我何不问问。”
        小燕子飞离房顶,变成一个砍柴的,从后山下来。
        刘老汉一下子认出小黑龙:“小黑龙?你是我的小黑龙?你怎么来了?”
        小黑龙放下柴禾,说:“我这回是来巡视来了,我从黑龙江、乌苏里江到穆棱河,我处出来好多天了。没想到在这遇上干爹您了,您怎么到这边来了?”
        刘老汉说:“那年,小白龙发水,把我们家淹了,我们老两口抱着一棵房梁,在水里飘着,发现一个木盆里有两个小孩,我们把他们救了起来。一路往南,来到这里,实在走不动了,是老孙头收留了我们,我们就在这住了下来。没想到这里的生活也很难,这些年开了五亩地,两个儿子长大了,又娶了媳妇,有了孩子,这就更难了。”
        小黑龙说:“干爹,我来帮你开地!一定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刘老汉为难地说:“小黑龙,我们这的地不比黑龙江那边好开。我和老孙头他们生活都很难,你帮了我一家,可你帮不了那么多家。好在,我们也都苦惯了,我知道你开地也不容易,黑龙江那么多事,都等你去办呢。”
        小黑龙想了想,说:“那也有办法,你等着,我去去就来。”小黑龙脚下一使劲,升起在空中,架起一朵黑云,远去了。
        天宫太上老君炼丹炉前,太上老君手里拖着宝丹盒,掐指算着:“今天,我们已经练成了一万八千九百九十九粒仙丹,怎么少了一粒?童儿!是不是你们拿去了?”
药童忙说:“我们可没拿!”
        太上老君到后院,见金牛正在倒嚼,问道:“可是你吃了一颗弹药?”
        金牛只顾倒嚼,随便:“嗯那!”一声。
        太上老君:“你吃了没有?”
        金牛回过头:“正在吃呢!”
        太上老君:“你吃了一颗仙丹?”
        金牛:“我没吃仙丹那!我吃的是仙草,有一颗沙子被我嚼碎了。”
        太上老君:“那就是我的仙丹!快!你快吐出来!”
        金牛慢条斯理的说:“吐,是吐不出来了。”
        太上老君正要发火,童儿报:“师傅,小黑龙求见。”
        太上老君对老牛说:“小黑龙求见,算了,等我回来,再找你算账!”
        太上老君来到老君府门外,一个黑小伙上前施礼道:“小黑龙拜见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说:“小黑龙,你不在黑龙江好好管理水族,到我这儿来,有什么事吗?”
        小黑龙说:“我在视察黑龙江水系,发现人间的生活,苦乐不均。”
        太上老君说:“苦乐不均?你还管人间的事?”
        小黑龙说:“在天宫,有你炼的仙丹,能保得众神长生不衰,可人间之大,庶民之多,他们也必须吃饱穿暖,有安居乐业的生活呀,我想请你帮个忙。”
    太上老君:“你请我帮忙,什么忙?”
    小黑龙说:“下界,有一个地方,缺少土地,石头多,土地少。尽管他们十分努力劳作,还是过着衣不裹肤,饥饿难忍的生活。”
    太上老君:“可是,我能给你帮什么忙?”
        小黑龙说:“我想借你的金牛一用。”
        太上老君说:“借我的金牛?”
        小黑龙说:“让你的金牛帮我去给下界的人去耕地。”
        太上老君说:“我知道你在黑龙江边,帮人耕地的事,你的本事那么大,还用的着我的金牛?”
        小黑龙说:“当年,我那点雕虫小技,和金牛比起来,是小屋见大屋,你那金牛耕地是专业的,我那只能算是业余的。那个地方,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行,你的金牛神通广大,我们俩合力耕地速度快,也能早日解除他们的苦难。”
太上老君说:“解除人间的苦难是应该的,借金牛也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在一夜之间干完活,天亮即刻送回。”
        小黑龙有些急了,说:“一夜之间怎么能干完呢?”
太上老君说:“你们必须在一夜之间完成,马上回来。否则,玉皇大帝知道了,要处罚的。”
        小黑龙说:“我去禀报玉帝。”
        太上老君说:“不必了,金牛下界,耕些许地,有一夜时间足够了。”
        小黑龙说:“行,一夜就一夜,牵牛去吧。”
        太上老君到后院牵出金牛,对他说:“你吃了我的仙丹,跟着小黑龙去干一夜活!”
        金牛:“去干什么活?”
        太上老君:“关系到下界的人们三日一餐的大事,你去了就知道了。”
        西山脚下,刘老汉领着两个儿子,盯着烈日,正在开地。
        刘老汉一搞头下去,火星四溅。他一下一下,顺着石头缝,一点一点抠土,石头活动了,搬起来,一块,两块,三块。一会功夫,已经取出来一大堆石头,露出一小块土地。
        刘西武、刘西文,将一块块石头,搬到山坡上,垒成石墙,挡住从山坡滚下的石头。
        刘西武一搞头下去,火星四溅。他一下一下,顺着石头缝,一点一点抠土,石头活动了,搬起来,一块,两块,三块。一会功夫,已经取出来一大堆石头,露出一小块土地。
        刘西文一搞头下去,火星四溅。他一下一下,顺着石头缝,一点一点抠土,石头活动了,搬起来,一块,两块,三块。一会功夫,已经取出来一大堆石头,露出一小块土地。
        老孙头和老李头走过,看见刘老汉爷三个开地,老孙说:“老刘大哥,你们爷三个,这么干,什么时候能开出一亩地呀?”
        老李头说:“是啊,等你们开出地来,黄瓜菜都凉了!”
        刘西武说:“大叔,我们今年开地,明年种,一天开一厘,十天就是一分,三十天,就能开三分,一年就是三亩二分,一年能干六个月活,也能开一亩六分地。三年,少算也是四亩多地。我们爷三个,十年能开十多亩地。”
        老孙头说:“再过十年,你们都老了,还能干动?”
        刘老汉说:“我们老了,还有儿子,儿子老了,我们还有孙子。我们子子孙孙,开地不止。这辈子开地,下辈子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老李头说:“这么开下去,你们家不就成了地主了吗?”
        刘老汉说:“我们本来就是土地的主人,地主怎么了?我们靠自己的劳动吃饭,总比什么也不干,吃不上、穿不上强!”
        小黑龙变成一个白胡子老头,把金牛收入袖子里,顺山沟走了过来,
        沟畔有一个人掀石挖土、开垦土地。
        山坡下的土质很硬,碎石混杂,那些人在炎热的阳光下,赤背弯腰,一镢头下去,只刨个白印子。
        小黑龙上前,关心地问:“老乡,你一天能开多少地呀?”
那人说:“哎,我这样累一天,也开不出巴掌大的土地来。”
        小黑龙说:“你贵姓啊?你们这么辛苦,开出来的地,能养活你们一家子人吗?”
        那人说:“我呀,免贵姓康,我叫康乐,穷欢乐呗。”
        小黑龙说:“你们怎么不到别的地方去住呢?”
        康乐说:“我们祖祖辈辈住在这里,先辈也开了一些地。难是难了点,总想着,哪一天,老天爷睁开眼,看见我们的生活有多难,会降幅给我们。”
        小黑龙说:“你们真相信老天会帮助你们?”
        康乐说:“我们的命都是老天给的,难道老天还能把我们忘了?”
        小黑龙说:“是啊,老天是不会忘了你们的!你们的辛苦劳动,就要得到回报了。”说完,一甩袍袖走了,小金牛却掉在地上。
        康乐望着太上老君的背影,不知道他话里有话,继续开地。
金牛掉在地上,先是一愣,暗自道:“小黑龙啊,小黑龙,你怎么把我给扔下了?”抬头看看那个人,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立刻在地上滚了一个个,将金身变成土身,像一个麻牛一样,躺在地上。
        康乐一镢头,差点把金牛它砸了,金牛挪开了;那人又一镢头,差点把金牛砸了,金牛又躲开了;那人一镢头,一镢头,又差点把金牛砸了,金牛躲开了;那人一镢头一镢头一镢头,又差点把金牛砸了,金牛都躲开了。
(本集完)

第二集   麻牛耕地忙


     

      康乐一镢头,差点把金牛砸了,弯腰捡起金牛,看着,自言自语道:“你要能变成麻牛就好了!”话音未落,地下出现很多小麻牛,呼地长大,跑开了。手里的金牛也变成麻牛,越来越重,康乐拿不住,落在地上,麻牛跑开了。康乐左右看看,摊开双手,无可奈何地说:“都跑了,这么多麻牛,要是能把我们的地给耕出来 ,那该有多好!”
       太阳落山了。
       小黑龙刚要现身,忽听王春说话:“我们为什么这么辛苦啊?”
       张军说:“哎!这老天爷是不养活咱了。”
       康乐给鼓劲说:“别泄气,我们坚持挖下去,总会有一天,会感动上天的。”
       王春说:“天黑了,咱们回去吧。”
刘老汉说:“走吧,今天晚上,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就可以有地种了。”
       王春说:“但愿吧,黑了,赶紧走吧。”
       小黑龙看到这些,心想:“是呀,这些人没有地种,还这么乐观,热爱生活,我们真应该帮助他们,让他们过上舒心的日子呢。”
       疲乏的人们进入了梦乡,小黑龙对金牛说:“今天夜里,你要把这里沟畔里的地都耕完,人们可以种粮食,你说是不是跟三日一餐有关那?”
       金牛说:“诶?还有你呢!这么多地,我自己怎么能耕完呢?”
       小黑龙说:“你没看见这里的人,耕地有多难吗?他们都不怕难,难道,我们神仙还怕难吗?你耕、我也耕,你从西向东,我由东向西,天亮之前会齐,不见不散。”
       金牛说:“帮助耕地,我不怕难。只是,我们必须在天亮前耕完,天一亮,我们就得回天庭,我得想个办法,快一点才行。”
       小黑龙说:“你有什么办法?”
       金牛说:“办法我有,但是,这地里的石头,怎么处理啊?”
       小黑龙说:“石头好办,你看,这里的沟,深不见底,你把石头弄出来,往下一推,把沟也填上了,地也耕好了,一举两得。”
       金牛说:“好,看我的!”只见金牛瞪起眼睛,四肢用力一晃,身体长大一倍。说声:“变!”一头牛变成两头牛。又说声:“变、变!”两头牛变成四头牛。说声:“变,变,变,变!”每个山坡都有一头麻牛。
       只听:“悶!”的一声,这些麻牛,竖起牛毛,华凌一抖,头一低,牛角插入石头缝,轻轻挑起大石头,用蹄子一刨,一块块石头滚落到沟里。
几十头麻牛,沿着坡畔,开始耕作,发现土层中的石头,就用蹄子一刨,再大的石块也乖乖滚落进沟底。
      不大会功夫,那几十里长的山沟里,就出现了大片大片可种庄稼的平展土地。
      金牛神功豪荡,有惊人的耐力,也毕竟精力有限。他变的那些麻牛,都得靠它的功力耕地。金牛被累得喘起粗气,浑身大汗淋漓了。
那些麻牛也都喘起粗气,浑身大汗淋漓了。
     小黑龙对金牛说:“今晚,你立下了大功,趁着天没亮,让他们就地歇歇吧。”
     金牛长出了一口气:“嘘!你们歇一歇!”
麻牛也都:“嘘!”了一口气。这些汗水湿透的身子的麻牛,卧在沟根半坡的平地上,朦胧起双眼,嘴里一直倒嚼着,口角处还不住掉下咽水。
     东方渐渐发白了,夜幕还没有明显退去,那些勤奋开田的人们, 扛着锹镢出工了,还有携带孩子的年青妇女也来帮忙。
     正在躺卧休息的金牛,身上闪射着一道道金光,特别引人注目。
     顿然间,出地干活的人们,惊奇的同时,也感到是吉祥的先兆,都欢欣若狂地向金牛方向跑来。
       刘西武:“金牛,是金牛。”
       刘老汉:“是金牛来帮助我们啦!”
       张军说:“快走,我们把金牛留下,帮助我们耕地。”
       王春说:“对,快走,把金牛留下。”
     小黑龙见人们都来了,对金牛大叫一声:“金牛,三日一餐的问题解决了,还不快走!”金牛:“解决了?走!”忽地起身,晃动臂膀,抖掉浑身麻牛毛皮,来不及收回法术,飞向天空,回头对下界大声说:“你们一日三餐的问题解决了!”
     这些举动,由于金牛的光亮,被走近的百姓们看得一清二楚。
       金牛的声音:“你们一日三餐的问题解决了!”在空中回响。
这些百姓侧耳细听,“你们一日三餐的问题解决了!”王春:“我们一日三餐的问题解决了!         金牛说:‘我们一日三餐的问题解决了!’”
       康乐说:“金牛叫我们一天吃三顿饭?”
       张军说:“我们一天吃三顿饭,哪有时间干活呀?”
       当人们拥到刚才麻牛躺卧的地方时,却见一大片湿糊糊汗水滴落的印记,马上变成“咕咚、咕咚”往上冒水的山泉……
      卵石拥挤的沟里有了“哗啦、哗啦”的清澈透明的流水,顺着沟洼涌向了远方。
      在这股水的上方半空中,人们意外看到一道忽闪忽闪的金光,随着水流的方向,不断漫延、扩展。
     天渐渐大亮,神奇的金光也相应慢慢消失,人们开始劳作时,却发现坡畔的地,全部都耕出来了,远远看去,到处都是可种植庄稼的土地。
      人们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天助我们呀,真是天助我们那!”
      大家惊叹和疑问:“是哪来的麻牛,帮我们耕的地?”
      刘老汉说:“那金光闪耀的牛,是传说中,天宫太上老君的金牛,力大无比呀。”
金牛匆忙中,把太上老君说的“下界三日一餐”,说成“一日三餐。”飞回了天庭,而把他变的麻牛,却留在了山坡上。
       张军说:“看!你们东山上有头麻牛!”
       刘老汉手搭凉棚朝东山看:“可不是。可能是金牛走的时候,落下的。”
       不一会,王春来了,说:“我们西山也有一头麻牛。”
       人们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我们那有一头麻牛。”“我们那也有一头麻牛。”
       大家再看看周围,刘西武说:“爹,咱们家的地都连成片了。”
       刘老汉一看:“可不是,这么大一片地,这下好了,我们可以安心种地了。”
       张军看见沟里的流水,说:“你们看,沟里有水了!”
       刘老汉说:“这是我们大家开地的决心和行动,感动了上天,太上老君让金牛来给咱们耕地,还留下这么多麻牛。还让我们把三日一餐,改成一日三餐。我有个想法,你们看行不行?”
       张军说:“刘大爷,有什么想法,您说。”
       刘老汉说:“现在,我们的地都开出来了,各家的地也都连成片了,这些麻牛留下来,可以帮助我们耕地,我们也好一日三餐,这是天意。我们一家分一头麻牛,耕地种田,好不好?”
       大家说:“好啊!”
       刘老汉说:“大家分伙牵牛去吧。”
       刘大娘从屋里出来,见小黑龙背着一大捆柴禾走进院,忙说:“小黑龙啊,你这一宿上哪去了?说你昨天来了,也没在家吃顿饭。”
       小黑龙说:“娘,我去看朋友了,回来,顺便检点柴禾。”
       刘大娘说:“看这孩子累的,快放下,进屋吃饭!”
       小黑龙放下柴禾:“娘,我不累,我爹呢?”
       刘大娘说:“你爹他们,爷三个去开地了。”
       正说着,刘老汉、和两个儿子牵着一头麻牛回来了。刘老汉说:“这回,不用开地了,咱们有地也有牛了!”
       刘大娘说:“牛?哪来的麻牛?地是哪来的?”
       刘老汉说:“小黑龙,你这一宿上哪去了?你说说,是咋回事?”
       小黑龙吞吞吐吐地说:“麻牛,我不知道,地是我请金牛帮助耕的。”
       刘老汉说:“我们一大早上山,看见山上的地都耕出来了,山上还有十几头麻牛,我们一家分了一头麻牛,还分了六亩地。”
       小黑龙说:“这地,你们是怎么分的?你们家怎么分六亩呢?”
       刘西武说:“我们东山和西山,一共28户人家,正好有28头牛,我们就一家一头牛;28户人家,146口人,每人分一亩。”
       小黑龙说:“146亩,还剩64亩呢?”
       刘西文说:“黑龙大哥,你怎么知道还剩64亩?”
       小黑龙说:“我和金牛耕的地,我有数。金牛耕了200亩,我耕64亩。”
       刘西武说:“小黑龙,你这不是欺负金牛嘛?”
       小黑龙说:“我怎么欺负金牛了?”
       刘西武说:“264亩地,你才耕64亩,金牛耕200亩,活都让金牛干了,你还不欺负金牛?”
       小黑龙说:“我可没欺负他,你们平时,说一个人力气大,不是都说使‘牛劲’吗?牛最有劲儿了!再说了,还有28头麻牛,帮助他耕地。一头麻牛耕6亩,是168亩,金牛才耕32亩,你们说,谁耕的多?”
       刘西文说:“还是小黑龙耕的多!”
       刘大娘说:“俺就知道,小黑龙就是实在,干活肯卖力气,你们别在院子里说话了,快都进屋吧!小黑龙忙活一宿了,都饿坏了!”
       刘老汉说:“小黑龙,进屋吃饭去!”
       太上老君在南天门外等候金牛,将下界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笑眯眯的说:“这个       小黑龙,真不错,身体力行,身先士卒,准能管好黑龙江。”
       金牛飞上来,太上老君劈头问道:“我说下界三日一餐,你怎么说一日三餐呢?”
       金牛说:“我只记住一个三、一个一,不都一样吗?”
       太上老君:“那可大不一样,你人他们一日三餐,哪还有时间干活呀?”
       金牛说:“活,我都帮他们干了。”
       太上老君:“那以后的活,你也帮他们干吧!”
       金牛说:“我给他们留下一些麻牛,就是帮他们干活的。”
       太上老君:“你还挺有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将他收入袖子里,转身,进走了南天门。
       太上老君来到玉皇大帝的金銮殿,玉皇大帝正在和王母娘娘说话:“太上老君给吾皇扣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玉皇大帝:“老君请起,你,一大清早上殿,有什么急事?”
       太上老君:“吾皇,您还记得不,当初小黑龙战败小白龙,白龙去保唐僧去取经,您命小黑龙管理黑龙江的事吗?”
       玉皇大帝:“小黑龙他管的怎么样啊?”
       太上老君:“最近小黑龙把黑龙江视察了一遍,给那里的百姓办了一些好事。”
       玉皇大帝:“好啊,打开你的视频,我看看。”
       太上老君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方片,在空中一晃,小方块忽地变大,立在一旁。
视频里出现了小黑龙感恩霍城、翡翠湖制服铁头龟,黄泥河教育二虎、麻牛为民耕地的场面。
       玉皇大帝一边看,一边不住地点头称是,看到麻牛耕地,眉头一皱说:“我怎么看着那些麻牛,有点像你的金牛呢?是不是你的金牛跑了?”
       太上老君慌忙跪下:“小神有罪。”
       玉皇大帝:“太上老君,果真是你的金牛下凡去耕地了?”
       太上老君:“不是我让他去的,是小黑龙叫我帮帮忙。”
       玉皇大帝:“金牛没有你答应,他自己会下界?”
       太上老君:“是我答应帮小黑龙的忙,下界耕地,事先没有请示,小神甘愿受罚。”
       玉皇大帝:“你认罪就好,你们给人民办好事,惩罚就免了吧。”
       太上老君:“谢吾皇!”
       二郎神出班说:“臣有本奏。”
       玉皇大帝:“有本奏来。”
       二郎神:“金牛下界耕地有情可原,可是,他回来的时候,说让下界的人,一日三餐。原本,下界人们地少,几日才一餐,现在有地种了,粮食多了,每天三餐,干活的时间更少了。懒惰会使人生是非。”
       太上老君:“是金牛误将三日一餐说成一日三餐。”
       玉皇大帝:“值日星官,把小黑龙这些事情详细调查清楚,一一记在功劳簿上!把金牛误传口令,也记录在案。”
       小黑龙从刘老汉家出来,回身对刘老汉说:“干爹、干娘,两个小弟,你们别送了。我此去牡丹江、嫩江,还有许多事情。”
       刘西武:“黑龙大哥,咱们哥们刚见面,就分开,我们还没和你亲近够呢!”
       刘西文:“黑龙大哥,你去完了牡丹江、嫩江,什么时候还回来?”
       小黑龙:“我想你们了,就回来,我得走了。”小黑龙走出院子,脚下生成一朵黑云,托着小黑龙,徐徐上升,向西飞去。
       刘老汉一家人,站在院子里,一直望着小黑龙离去,直到望不见了。    
(本集完)

第三集   牤牛河叙事

 

        这一带的百姓们,经过辛勤劳动,在金牛和小黑龙帮助下,有了大量土地耕种,有了山泉饮用水,还可浇灌庄稼,家家盖上了新房,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刘老汉家盖三间正房和东西厢房,两个小男孩在院子里玩耍,刘大娘和两个媳妇坐在正房门前,一边做针线活,一边说着话。
      老大媳妇桂香:“娘,小黑龙怎么能找来金牛,帮助咱们耕了那么多地。”
      刘大娘:“小黑龙是我干儿子,他是一条真龙,能上天,能入地,没有办不到的事。”
      桂香:“娘,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
      刘大娘:“你有个想法,什么想法?你说说看。”
      桂香:“娘,你看啊,咱们麻山沟,一共有28头麻牛,都是金牛留下的神牛。不知道这些麻牛,分不分公母。”
      刘大娘:“怎么不分公母,咱们家的麻牛就是头母牛。”
      桂香:“普通的母牛,可以怀上牛犊,不知道神牛,能不能怀上牛犊。”
      刘大娘:“哎!这我还真不知道,等修小黑龙来了,问问他吧。”
      小儿媳妇来弟:“小黑龙什么时候来呀?”
      刘老汉牵着麻牛走进院子,道:“不用等小黑龙了,咱们家的麻牛已经怀上了!”
      刘大娘:“咱们家的麻牛怀上了,你怎么知道的?”
      刘老汉:“老孙头家的麻牛的头牤牛,昨天,给咱们家的麻牛配上了!”
      刘大娘:“昨天,给配上了?光配上还不能算怀上,过几个月,看麻牛显不显怀才算怀上呢!”
      刘老汉:“普通牛怀上,九个多月生犊,不知道神牛几个月能生犊?”
      刘大娘:“神牛,我不知道。这个,恐怕小黑龙也不知道。”
      来弟:“那,咱们就等着呗!”
      刘大娘:“不管怀不坏上,麻牛干活的时候,你得小心点儿。”
      刘老汉把麻牛栓到牛棚,喂上材料,回来说:“这个,我知道,你怀老大的时候,我不小心,差点丢了孩子。”
      刘大娘:“去你的吧!少拿我说事儿!快进屋吃饭去吧!”
      五个月后,刘老汉牵着麻牛,要出去。刘大娘看见,忙说:“老头子,你没看咱们家麻牛都显怀了吗?不能出去干活了!”
      刘老汉:“我牵出去遛遛,早晨的青草好,显不显怀,我还能看不出来?”
      九个月后,天降大雪。
      牛棚里空荡荡的。
      正房里传出刘大娘的喊声:“麻牛生了!麻牛生了!”
      刘西武、刘西文从东西厢房出来:“麻牛生了?”跑进正房。
      三个月后,春暖花开。
      刘老汉牵着麻牛,在山坡上吃草,两头小牛在一旁,跟着吃草。
      张军牵着一头麻牛走过来,看见刘老汉的麻牛生了两头小牛犊,问道:“刘大爷,你家麻牛什么时候,生了两头小牛犊?”
      刘老汉说:“正月天生的,三个月了。哎,你们家的麻牛也怀上了?”
      张军说:“嗯呐,怀上了。”
      刘老汉:“几个月了?谁家牤牛给配的?”
      张军说:“老孙头家的牤牛给配的,五个月了。”
      刘老汉:“老孙头家的牤牛行啊!我们家的麻牛,也是老孙头家牤牛给配的。”
      张军说:“是啊!真不错,你看着两头小牛犊子,多结实,不亏是神牛啊!”
      刘老汉:“神牛配神牛,那还有错?”
      张军说:“刘大爷,听说,咱们麻山沟28头麻牛里,只有四头牤牛,24头母牛。咱们可要好好养好啊,可别把这四头牤牛累坏了。”
      刘老汉:“今天晚上,你叫上你们西沟的,我叫上我们东沟的,咱们28家,在沟口开会,看看大家伙有什么好主意。”
      张军:“行,那我上沟里去了,你在这慢慢喂牛吧,咱们晚上见。”
      刘老汉:“晚上见。”
      东麻山和西麻山交界处,是一个三叉路口,傍晚,人们燃起篝火,28户户主陆续到齐,大家围着篝火,畅谈这几年,麻山沟的变化。
      老孙头:“老天爷没把我们忘了,派金牛来给咱们耕地,还给咱们留下28头麻牛。”
      王春说:“不是28头了,现在是38头了,有6头麻牛下了小牛犊。”
      老孙头:“6头麻牛,应该下6头小牛犊哇?”
      王春说:“刘大爷家和李富家都生了双胞胎!”
      大家齐声:“他们两家都生了双胞胎?!”
      张军说:“对!他们两家的麻牛都生了双胞胎。”
      大家:“奥,是这么回事呀。”
      刘老汉:“咱们麻山沟,现在生活好了,多亏了金牛和小黑龙,帮咱们耕地,还留下麻牛。这二年,麻山沟的麻牛,6头母牛,生了8头小牛犊。神牛也能下犊,今后,我们的生活会更好!剩下20头母牛,也有12头怀上了。还有8头母牛没怀上,老孙头、小六子、老马头,还有虎子家,你们四家的牤牛,一定要好好养着,他们是头茬牤牛,是神牛的根,我们要把根留住。我们的神牛才能繁衍下去,我们的生活,才能越来越好!大家说,对不对呀?”
      大家:“对!”
      老孙头:“那可不行,我们家的牤牛,又耕地,又配牛,还不累坏了?”
      刘老汉:“耕地事,交给我们24家了,开春,6家帮一家,耕地的事,不用你们操心了,你们把牤牛喂好,保证及时给母牛配种就行。”
      老孙头:“行啊,行啊!我们不能让神牛断了后!要世代传下去!”
      张军:“大家,要是没意见,咱们可说好了,别到时候耕地,叫你们,你们说不行!”
      大家:“不能,叫我们,保证行!”
      刘老汉:“明天,咱们开始春耕,现在,大家就近分好组,6家帮一家。”
      大家七嘴八舌,一会就分好了组,然后,各自回家。
      春夏秋冬,十年过去,麻山的神牛越来越多。许多外地人,纷纷前来买麻牛。三岔口成了远近闻名的牛市场。
      小黑龙夹杂在人群里,看看这,问问那。
      金牛因为把三日一餐,说成一日三餐,被太上老君关了十年禁闭,金牛觉得委屈的慌,整天在后院,闭目倒嚼。
      小黑龙来到太上老君后院,用一树条聊事金牛。
      金牛开始没理会小黑龙,小黑龙在金牛耳边说:“我是小黑龙,你跟我去看个热闹。”
      金牛睁开眼,看看小黑龙,说:“什么热闹?”
      小黑龙说:“你小声点儿,真身跟我走。”
      金牛真身离开原地,随小黑龙飞起,出了后院,来到麻山牛市。
      小黑龙牵着金牛,在人群里慢慢走过,小黑龙说:“这些牛,是你的子孙。”
      金牛仔细看看这里的牛,说:“你别说,还真有点像,小黑龙,你等着,我叫一声,看他们认不认得我这个爷爷。”金牛低低的声音:“牟、牟。”一叫,牛市上所有的牛,都回过头看,发现了金牛,纷纷向金牛聚拢。金牛说声:“不好!”挣脱了小黑龙的缰绳,先前奔跑,那些麻牛在后面紧紧跟着。
      小黑龙发现自己惹了祸,急忙飞身,挡住金牛。金牛停住,那些麻牛也停住。
      金牛急的直跺脚,埋怨小黑龙:“你怎么拦着我呀?”
      小黑龙说:“我不拦着你,这些麻牛跟你到天庭,你怎么解释?玉皇大帝怪罪下来,太上老君也救不了你!”
      金牛说:“那么多子孙,我都不要了?”
      小黑龙说:“要也可以,你想看他们,就在夜里去看看。”
      金牛说:“白天不能看?”
      小黑龙说:“白天不行,让太上老君发现,你就完了!”
      后来,金牛星每天在天上,眨眼看着他的子孙。
      麻牛老死后,被埋在山上。人们为了纪念麻牛,把西山叫西麻山,把东山叫东麻山。
东、西麻山沟里的一大股泉水,加上沿途小溪的不断充实壮大。形成了三十里的弯曲流程,涌进穆棱河,人们把这条河叫做牤牛河。
      牤牛河上方天空,有时,会出现隐时显的金光,是金牛惦记那些麻牛,时常出来看 看,发出的光芒,被后人称为霞光。
     刘老汉夫妇过世后,小黑龙来给二老上坟,在坟前栽了两颗红松树,从此,这里的山上有了红松树。
      刘西武、刘西文各自有了一儿一女,住在他们的老宅东西厢房。刘西武的儿子叫小武,刘西文的儿子叫小文。
      东麻山前面新村,李崇武家的女儿小芳,看上了刘西武的儿子小武;东麻山后面的新村,苏焕才家的女儿小缘,看上了刘西文的儿子小文。
      两家定在同一天娶亲,八月十五这天,两家送亲的队伍,从前、后两个村,一路吹吹打打,来到刘家大院。
     在刘家门口,祭桌上摆放弓、司仪张军把弓箭递与小文、小武。两人弯弓搭箭,向天射出一支箭,张军唱道:“一射天狼!”
      两人向地射出一支箭,司仪张军唱道:“二射地妖!”
      两人向轿前射出一支箭,张军司仪唱道:“三射红煞!”
      射箭已毕,张军司仪接过弓箭返回桌上。
      有人掀开轿帘,女陪亲人搀扶新娘下轿,只见新娘小芳、小缘前后胸背着铜镜,怀抱锡壶,脚踏马兀子,慢慢下车,踏上红毡铺就的地面上,向大门缓步走去。
      大门前的地上,放着一个火盆,张军司仪高喊:“红红火火跨火盆”。
      小缘、小芳在伴娘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跨过火盆,何张军司仪又喊:“小两口的日子红红火火!”
      小缘、小芳脚踏红毡,走到天地桌前,张军司仪喊:“拜北斗!”两对新郎、新娘一同向北站好,张军喊:“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两对新郎、新娘顺从地三叩首。
      随后,鼓乐齐鸣,婚礼的喜庆气氛达到高潮。合婚仪式庄严而热烈,看热闹的人们欢笑贺喜。
      在喜庆的乐曲中,成婚仪式开始,张军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新郎、新娘拜完天地,新郎家的长辈一位“全料人”吴大嫂,端来红糖水,让新娘子喝下,吴大嫂说:“喝了红糖水,嘴甜不甜那?”
      两个新娘说:“甜!可甜着那!”
      吴大嫂把煮熟的鸡蛋,剥掉皮,给新娘子擦脸,吴大嫂说:“蛋清擦脸,新娘子脸上不长麻子。”
      拜完了天地,红毡铺地,将一对新人引入正房前。
      张军道:“送入洞房!”
      新郎小武在前面牵着小芳,踏着红毡进入正房西屋。
      新郎小文在后面牵着小缘,踏着红毡进入正房东屋。
      张军站在两屋中间道:“揭盖头,上达天神!”两个新郎用箭杆挑下新娘头上的红盖头。
      两个新郎揭盖头后,用手抚一抚新娘的头,再摸摸自己的头。
      张军道:“结发夫妻,白头偕老!”
      两对新郎、新娘互相深情的看着对方的脸,各自拥抱在一起。
      大家唱起响房歌:“太阳一出红似火,大哥来了就是我。来的也不早,来的也不迟,正赶上新人下轿时。新人下轿贵人搀,怀抱瓶儿倒红毡。一倒倒到善门地,天地牌前会新郎。一拜天、二拜地、三拜父母长在世,四拜妯娌多和美,五拜白头到老的好夫妻。拜完天地入洞房,一眼望到了娘家好嫁妆。新立柜,新皮箱,里边都是些好衣裳。穿衣镜,挂中堂,两边的喜字放光芒。念喜的,抬头观,空中来了二位仙。上八仙,罗圣主,王母堂前小白猿。念喜的,往前看,前边又来了一位仙。原来是,鲁罕图忙着洒金钱。金钱洒在善门地,子孙昌茂,荣华富贵万万年。”
(本集完)


《 重 要 通 知》

鸡西市作家协会唯一官方微信平台

《穆棱河作家在线》

公众平台组织机构

总       编:龙    雨(龙秀梅)

执行主编:张小枚

秘  书  长:刘仁平

财务总监:陈启新

行副主编:张中华

执行副主编:叶   子

副 主   编:方正智

副主编:袁  颖(鸡东县作协主席)

副主编:徐  高(虎林市作协主席)

副主编:张士君(密山市作协主席)

平台主播:流 星

新闻播报:兰奕

技术总监:黄家宪

           鸡西市作家协会

             2017年6月30日

投稿说明

作者投稿:需要附作者个人简介、个人近期照片

投稿请加编辑微信:272892545

作者稿酬来自赞赏的60%,赞赏5元以下者,不再发放。每月末,稿酬以红包形式发放。投稿即默认为所投稿件为作者原创首发作品,如发生的侵权行为后果由作者自行全权负责。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