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知识贴:《头脑特工队》只当动画片看你就太天真了

欢乐国际影城2018-07-04 06:18:26

五年磨一剑,这次的《头脑特工队》收获无数好评,更是明年奥斯卡的大热门。单纯的你是不是仅仅把这部电影当成又一部轻松的动画了呢?那你就太天真了……无论是看过片意犹未尽的你,还是蠢蠢欲动准备买票的你,都快来跟着小编看懂这部心理学入门教材吧~

这部大作皮克斯无疑是在科学心理学领域下足了功夫,把短时记忆、长期记忆、潜意识这些本来只能见于《普通心理学》课本上的名词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具象化地表现在了动画场景中,把大家本来以为会好玩但其实很严肃的心理学又变得真的好玩。

让我们牢牢记住这几个基本概念:情绪、记忆、意识与思维、想象;还有一个重要年龄:12岁。这些都是《头脑特工队》故事发展的基础。

  • 五种基本情绪

心理学家Ekman认为人类有6种基本情绪,也就是本片中出现的5种情绪加上surprise。皮克斯在片中对每种情绪的颜色运用也很有深意,比如sadness是蓝色(blue),而blue本身在英文中就有忧郁、悲伤的意思;anger是红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斗牛时用的红布(虽然人家牛牛已被证实其实是色盲啦)。

当然红色的anger或许也象征着他时不时喷发的熊熊“怒火”,影片结尾处大家因为各种凿不开玻璃乱作一团的时候,机智的disgust姑娘利用anger火冒三丈把玻璃烧了个洞,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很戳笑点。

据说disgust用绿色是因为片中小姑娘非常讨厌西兰花。西兰花确实是很多美国小朋友的餐桌公敌。有趣的是,皮克斯还很认真地考虑到了潜在的文化差异。下图是在美国以及日本上映的一个截图对比,注意小姑娘碗里的西兰花在日本版里被换成了青椒哦。

不过皮克斯有意保持了颜色上的一致,大概也是为了对绿色的disgust做一个经典条件反射式的铺垫。这是包括人类在内许多物种得以生存下来的重要本能之一,即当某种食物与你不喜欢(你主观上觉得它有毒有害)的味觉/体感相关联时,你会很快记住这个食物的相关特征(比如绿色),甚至泛化到其他同类食物(比如所有绿色蔬菜),从而防止自己下次再次有不愉快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认知行为学派的心理治疗里会采用“厌恶疗法”来强制性改变一些行为,比如借助少量引起生理性呕吐的药物或者轻微电击。

在电影中,11岁小女孩莱莉头脑里的这五种情绪,都发挥着各自的作用。比如,fear帮助她远离危险,disgust让她免受“伤害”,而sadness,更是在片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功能。故事讲完,说明了一味的乐观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有时,我们需要消极情绪的介入。

  • 负性情绪的积极作用

这应该算是本片抓住的各种“冲突”中很有意思的一点。相信看过片子的人一定对里面那个伸出一只脚让别人拽着她走路的sadness颇有印象,她不仅自己是懒癌晚期,浑身负能量爆表(它的大名叫负性自动思维),还总是故意、非故意地把负性情绪传染给其他人,比如被她碰过的记忆就会变得很悲伤。负性情绪对于人类身心健康可能造成的伤害,抑郁症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心理咨询中对付来访者的负性自动思维(以及随之而来的负性情绪)通常是非常关键以及棘手的问题。

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个负性情绪,却在本片的情节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积极作用。如果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其实很有意思,以“用进废退”为前提,我们假设人类进化(包括情绪)是为了起到对人类自身某种积极作用,那么是不是没有任何负性情绪就算是完美的究极进化体了呢?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在人类漫长的进化史中,恐怕像sadness(悲伤), disgust(厌恶), fear(恐惧)这些情绪早就被淘汰掉了。关于负性情绪的积极作用已有很多研究,其实大家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容易体会到这种“哭出来反而会好”的对立统一关系。

有趣的是,一些关于面部表情的研究指出,像disgust、fear这样的负性表情可能在人类进化的初期是由于生物性功能的需要,而不是出于与他人通过面部表情来交流情绪的目的。

比如研究发现当人们做disgust(厌恶)这个表情时,鼻腔会压缩呼出气体,有些人还会象征性地吐舌头,做出呕吐状等等(尽管当前不一定有令他们不自主产生这些生理反应的刺激物),这可能都是最初进化的遗留物,有利于减少有毒有害物质的摄入。而像fear这样的情绪,有利于我们迅速探测周围环境中的危险并进入应激状态,从而有助于保命。

  • 情绪中心和记忆中心

一般认为人类大脑中的情绪中心(片中那些情绪们所在的那个headquarter)是以杏仁核(Amygdala)为中心的一些神经回路。而海马(Hippocampus,以及其周边的脑区)主要负责存储长时记忆(long-termmemory)。片中存储长时记忆的区域,也就是存放那些五颜六色的记忆小球的地方,是以脑回和脑沟形式组成的迷宫来呈现的。

在电影中,莱莉生成一段记忆,头脑总部就生成一颗水晶球;记忆有其主导的情绪,所以水晶球有对应情绪的颜色。爸爸喂小莱莉吃西兰花,情绪小人厌厌主控,产生一颗记忆球,它的颜色便是绿色的。

情绪小人所在的总部(对应的是人脑中的杏仁核),每天都会收到大量有情绪色彩的记忆球。这些记忆球,对应的是短时记忆

当你日后想到这段记忆时,储藏室里对应的那颗记忆球,就会被送回至总部。情绪小人可以通过投影,观看这段“视频”。简单地说,就是被记起来了。

人类的记忆形式可分为感觉/图像记忆(存储时间非常非常短,没有容量限制)、工作记忆(存储时间较短,容量一般为5~9个单位,不进一步加工的话就会很快遗忘)以及长时记忆(存储时间长,存储规律遵循著名的艾宾浩斯遗忘曲线)。

一般转化到较为稳定的长时记忆都需要进行进一步加工(比如下图那个返回箭头所示的阶段性反复(rehearsal)等)。一般认为睡眠有助于长时记忆的加工,也就是片中每次小女孩莱莉睡觉的时候,那些记忆小球就会被运送到长时记忆的区域。长期习惯性熬夜的小伙伴们,要小心你们的记忆力水平下降哟。

人类的记忆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因此不一定准确。对具体的事件内容、当前的情绪状态以及周围环境的记忆,都可以在一定情况下被重构。犯罪心理学中经常会提到一些案例,当事人指认罪犯时容易发生内容性的记忆偏差,但即便是错误的记忆,当事人往往也会对此深信不疑。片中当莱莉感到悲伤时,她的记忆也发生了变化。

  • 睡眠与做梦

学界目前对于人类为什么做梦尚未有定论,一般认为梦境大多是记忆碎片的重构与再创作。片中的造梦工厂(dream production)是个很不错的比喻,仔细看一下在电影中出现在这个“梦工厂”的海报细节的话(如下图所示),你会发现皮克斯确实是挺用心地在玩脑洞大开,什么换牙啦,作业本丢了啊,恐怕都是很多小朋友的共同记忆。

关于梦,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已经说了很多了,然而做梦一直都还是人类学研究最神秘的一块领域,皮克斯这一次的脑内大冒险,自然也少不了对梦境来一番脑洞大开。电影里,梦境的生产地位于大脑深处,是一个独立制片厂,像极了好莱坞电影工作室,一进门就能见到忙碌的工作人员,各种拍摄器材、海报、电影道具。

高能预警,此处彩蛋多发地:

还能随处撞见电影明星,小粉丝们看到彩虹独角兽时的表情暴露了一颗颗粉丝心啊。

虽然人类对梦的研究尚无定论,但获得大多数认可的一个论点是,梦境与现实有莫大的关系。电影中,梦境的产出也几乎就是在拍电影,记忆是素材,剧本创作作者就是莱莉本人啦,之后小人们齐上阵,妆发布景开始表演,哦对了,还有最重要的道具——现实畸变滤镜,如此逆天的功能也寓示了梦境的荒诞不经。

强大的梦境还有唤醒功能,比如做噩梦吓醒了。

这一切制作成影片,传递到总部,由情绪小人们控制,也就是所谓的“梦境值班”,遇到噩梦还可以掐掉(算是违规吗)。

总体来说,电影以一种非常形象的比喻再现了梦境产生的全过程,不过某种意义上,这只是人类对梦的一种猜想和基本认识,梦的领域太复杂,关于做梦我们几乎什么都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做梦?是什么引起了我们的梦,梦中的一切都是有来由的吗?梦为何具有打破睡眠的能量?……额,这些统统都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不过《头脑特工队》的回答很有趣,也许你头脑中的小人儿已经开始在想,今晚会生产什么梦呢?

目前学界对于做梦(它的大名叫快速眼动睡眠)是否对记忆加工有一定促进作用仍有争论。不过有趣的是,其实从大脑皮层活动的很多指标来看,我们做梦时和我们清醒状态下并没有太大区别,只不过我们的大部分运动功能被限制。

尽管个体在睡眠时间以及睡眠深度上差异比较大,但人类的睡眠周期一般是4个小时,其中前面2~3个小时是浅睡眠和深度睡眠,后面1小时会比较容易出现快速眼动睡眠。

由于快速眼动睡眠时我们的大脑实际上处于相对激活的水平,所以一些研究表明如果在这个时候将被试唤醒,他们往往能够比较清晰地报告正在做梦的内容,并且不容易觉得累。而如果在深度睡眠的时候唤醒被试,他们会觉得头晕眼花,非常非常疲乏,甚至需要好几分钟才能恢复正常的知觉。这也是为什么一般建议正常成年人的睡眠应该保持在7~8小时(即两个睡眠周期)比较合理。所以如果万不得已某天你真的需要熬夜,最好保证自己能够有3~4小时这样一个有深度睡眠的周期。

  • 想象乐园?

想象乐园?的确有这么一个地方。电影中冰棒是莱莉想象乐园的常客,几乎算得上是市长,事实确实如此,因为它自己就是莱利的想象。

在进入这片神奇的乐园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市长先生的成分。

它的身体是棉花糖,拥有猫咪的尾巴和大象的鼻子,还有一部分海豚的基因(能模仿海豚超声波叫声)。它色彩鲜艳,性格活泼,哭出来的眼泪是各种糖果……总之浑身上下都是小朋友们热爱的元素,这种神奇的组合均来自莱利小时候的幻想。

俄勒冈大学的心理学家玛乔丽•泰勒和华盛顿大学的斯蒂芬妮•卡尔森曾在《发展心理学》上发表论文说,65%的7岁以下孩子曾有过至少一个“幻想朋友”。老牌美剧《成长的烦恼》中小女儿克丽丝也有一个幻想中的朋友“麦克老鼠”。

泰勒和卡尔森的研究表明,与“幻想朋友”做伴的孩子往往比他们的同龄人更优秀。他们通常有更强的口头表达能力,在理解他人观点方面也更胜一筹。早先的研究还显示,拥有“幻想朋友”的孩子可能有超出平均水平的智商,更富有创造力,也更擅长社交。

不过,这种“幻想朋友”通常都会在孩子长到十多岁的时候“离开”。《头脑特工队》中冰棒的为了挽救乐乐,自己选择了留在遗忘谷灰飞烟灭,暗示着从此莱利与童年的自己告别,成为全片最大泪点。

  • 意识与潜意识

虽然这两个词被很多人熟悉是因为弗洛伊德论证“自我”、“本我”以及“超我”之间关系的冰山理论,但很多后来的实证研究确实表明人类大脑运作机理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个体的『意识』层面。相比于冰山露出水面的那部分微不足道的『意识』而言,其实我们对于我们大脑这整一个冰山知之甚少,这也或许是影片中潜意识作为一个深渊里的监狱出现的原因吧,电影里面的原话是 this is for deepest fear (潜意识里囚禁着最深的恐惧)。弗洛伊德以及广义上的精神分析学派认为,人类的潜意识、前意识以及意识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冲突,为了解决这些冲突,人类自身有各种各样的防御机制,比如否定、投射、升华等等(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行度娘『自我防御机制』),但是这些防御机制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也就引发了各种各种的心理疾病(佛洛依德本人关注的主要是癔病)。影片中守在潜意识这座监狱外面大门中的那两个“保安”也可能对弗洛伊德认为潜意识(本我)一般受到意识(自我或者超我)控制而难以浮出水面的一种影射。

这里看守潜意识之门的两个小人对帽子的争论无疑是对《等待戈多》的致敬~

  • 思维、抽象思维

一般认为人类的思维以及其他有意识的知觉活动都是由神经元的电生理活动所形成,也就是本片中那些在各个脑区中穿梭的小火车,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它们是会放电的(类似于有轨电车)。

电影里冰棒带领乐乐和忧忧抄近路去乘坐思维列车,所谓的“近路”就是穿过抽象思维的房间。而他们正好遇上莱莉需要处理“孤独”这一抽象概念的时候,在房间里被分为四个阶段地抽象化,差一点就出不去了。

房间门上写着“危险!禁止入内!”

·抽象思维(AbstractThought):这又是一个从古希腊哲学就开始被争论不休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办法完全解释的问题(人类这种生物真的是难搞懂的)。片中那头粉色大象bing-bong和情绪们经过这个区域的时候,经历了四个阶段的抽象,先变成了抽象的三维图像(Disney wiki上注解说是像毕加索画里的那种模样),然后各部分分崩离析,再变成了二维平面,接下来甚至变成了一条线,再加上前面的象征着危险(Danger)的警示标签,怎么看都觉得是要给小朋友演恐怖片的节奏。

其实要讲清楚人类为什么能够从具体的事物中抽象出概念(或者知识)是非常难的,很多哲学家都用他们的聪明才智证明了下定义(抽象出一个概念)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比如我问你什么是『狗』,你可能会用手比划一下大小,然后说四条腿,有这样这样的嘴巴,有那样那样的耳朵,但是反过来问你有四条腿,是这个大小,有这个嘴巴和耳朵的一定是狗吗,你可能就要犹豫一下返回去修改你的定义了。

人类如何形成概念(category)这个问题要比影片里面提到的这四个阶段复杂得多,比如人类会使用一些原型(prototype),它们并不是任何的一个具体的个体,但是却有一些相关的特征(feature)。另外,人类思维中的很多概念,本身的边界是模糊的(fuzzy),并不能够用非此即彼这样的方式来呈现。考虑到小朋友的理解力水平,还要做得生动有趣,我个人觉得皮克斯能把抽象思维用这样一个四阶段的『抽象』过程表现出来,虽然不精确,但已经很不错了。

  • 12岁

影片选择小主角的年龄阶段是发展心理学里的一个里程碑式的重要时期,一方面青春期就要到来,个体的生理和心理都会发生一些比较大的变化,这为接下来各个人格岛(personality island)的涅槃重生做了一个铺垫。

个性岛其实也是不存在的。为了表现每一段核心记忆都会强化莱莉个性的某个方面,主创创造了直观的性格岛屿,莱莉就有亲情岛、友情岛、曲棍球岛、搞怪岛、诚信岛等,它们像主题公园一样存在着。

尽管个性岛这种模式并不真实存在,即一般认为大脑内并没有特定的脑区与特定的人格特征有着必然的联系,人格形成会受到一些生物性因素(比如有些研究认为妈妈子宫内的激素水平会影响宝宝的气质类型)以及后天学习的影响,但青春期确实是个体人格发展的重要阶段。影片末尾那套霸气的青春期全系统升级,也是一个很形象的表达方式。那个小男孩脑海里面盘旋着的『girl,girl』红色警报也让人忍俊不禁。

另一方面,根据皮亚杰提出的发展四阶段理论,12岁是个体发展逻辑思维的重要时期,这意味着他们具有了一定的抽象思维能力(对AbstractThought的铺垫)。

看到这里,感觉已经修完心理学的入门课程了呢~作为一部动画片,皮克斯做到这部也是够够的了。反正小编是在电影院又哭又笑,观后马上开始整理知识贴了。

虽然这部影片说的只是一个小女孩从十岁到十二岁——从童年进入青春期——的那些不得不经历的动荡和改变,小编却觉得它提及了人生中每个阶段的风暴:

那些“悲伤”不由自主溜出来,将温柔的记忆染蓝的时刻;

那些“欢乐”不在场、岛屿纷纷崩塌的时刻;

那些在长夜辗转直到“欢乐”历尽千辛万苦归位,对生活的缠斗之心随之复苏的时刻;

那些渴望重温记忆,却眼看它们消散在遗忘深渊的时刻。

我们常常对它们不知所措,而皮克斯给出了这样温柔的解释:每一个忽然变坏的瞬间,不过是你脑海中五个小人短暂的一次失败合作,坍塌的岛屿有天会以更辉煌的姿态重建。

可以预想,《头脑特工队》将频繁的出现在小学高年级的心理健康课上,以及大学普通心理学的第一堂课中。从切入点和趣味性的角度,《头脑特工队》完全可以超过《心理学与生活》,成为心理学入门推荐的首选。以这个视角,如果21世纪是心理学/神经科学的世纪,那么这部电影可能会成为皮克斯至今为止,影响最大的动画电影。


Copyright © 日本二次元音乐社区@2017